佳节亲人撞情人

这两天听伍佰的《诗情摇滚》,因为刚巧随身碟里头有这张演唱会专辑,想不起什么时候输入的,插在车上唱机就任它播放。太久没听伍佰了,虽然现场唱功欠佳,有走音之嫌,但是一面驾车一面听,声音真挚诚恳,不忍心跳歌跳专辑,乖乖由头听到尾。

坦白说,不浪漫很久的问题,是一口气听十多首情歌,有点啃不下。情到浓时听了还说潸然泪下,情淡如水唯有留着唱K的时候点唱。连黄大炜唱<你把我灌醉>都唱到想吐,更何况是我们凡夫俗子。情字卡在喉间的一口痰,才想起情人节又到了。难怪美人鱼成婚,惊怵女郎嫁如意郎君。

近日,网上尽是问号:『春节撞情人节,你选亲人还是情人?』又不是火星撞地球,有什么好选的?春节回家看父母,晚上出来会情人。没儿女私情,何来开花结果,子孙满堂?春节和情人节被商业化得俗不可耐,红红的灯笼红红的心,吃饼干吃巧克力吃到病榻榻,咚咚枪咚咚枪毙得口袋百孔千疮,鲜花不知打了多少支强心针,硬撑到二月十四实在勉强。

尽管如此,没春节你可能忘了回家,没情人节你可能忘了枕边人。

年轻的时候未必会想起亲人,却不会忘记恋人。捧着卡带的体温,感受恋人的热情。『Fantasy 喜悅眼泪你熱力似火 / Fantasy 享受现在这滴下雨水/ 多么多么需要你/ 长夜里不可分开痴痴醉/ 跳進伞里看夜雨洒下去 』 ,那样的Fantasy岁月,谈情说爱并不一定要志趣相投,只要有雨有泪,就恍恍惚惚如痴如醉。

人生走到一半就未必记得恋人,却时常惦挂亲人。实不相瞒,我挺怀念八十年代的亲情,当年每次听到乖乖仔陈百强唱:『长夜空虚枕冷夜半泣/ 遥路远碧海示我心/ 父母亲爱心/ 柔善像碧月/ 常在心里问何日报』,就会心头一酸,说妈妈待会儿我来洗碗,可是回头就忘了,溜得人影不见,长夜空虚她守在门前,望着遥遥碧海长叹。

所以你看,我们总是说过年回家看父母兄弟姐妹,看亲人啊。枕边人的身份一时间模糊了,说非情人又不是,非亲人也不是,明明是情人是亲人。那,春节撞情人节,情人又怎么撞亲人呢?

玫瑰惊艳后单薄得一瓣一瓣凋零枯萎,掩鼻的臭豆腐嚼在口里却醇香美味。若情人是玫瑰,亲人是臭豆腐,那情人走到路的尽头最终变亲人,年复一年吃臭豆腐始终还吃不出醇香的话,就索性把玫瑰插在豆腐上算了。

(本文刊登于15/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莊若说…
懷舊輪到阿倫和陳百強了。
令我精神一振。
杨艾琳说…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看得下就是了。
捲捲羊大頭目说…
難怪【K歌之王】寫的那句唱到要吐是真的吶~

伍佰一時大白鯊。一時搞詩情。

他近作唯有【淚橋】的漫畫意境讓我著迷。
不覺想到日本經典漫畫【小拳王】,里頭主角及些人帶著失落來到小鎮。哭著走進來,經過一座橋。那也叫:淚橋。
杨艾琳说…
才找来听。泪桥真是不错,谢谢介绍。我少看漫画,那是个另外陌生又惊喜的世界,待我探索。不过读过一位作家写『小拳王』,这漫画画的好么?
捲捲羊大頭目说…
畫家是畫過經典好小子的林峰。
作家是白冰冰的前夫尾原一騎。

里頭激勵的對白,看得人血脈沸騰。
喜歡Clint Eastwood 的Million Dollar Baby 的人,多會喜歡『小拳王』。
杨艾琳说…
太好了,今天蛇王不上班,下午到书店买来看。看了没热血澎湃找你。
捲捲羊大頭目说…
詩情搖滾里一首“白鷺鷥”的歌詞寫得很K。
這原曲淚光閃閃,近來給人翻唱好兇。
版本各各不同,煞是奇觀。

涙そうそう - 夏川り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ChCzlW1ELk&feature=player_embedded

陪我看日出 - 蔡淳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Tfj8LSTCVo

Nada Sou Sou - Hayley Westenr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bpCgUcXCJI&feature=player_embedded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