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改变在一天

一日之差,变幻莫测。这一刻你在借大耳窿,下一刻说不定就中彩票,变了百万富翁。今天医生诊断你没患上癌症,第二天他的助理打电话告诉你,不好意思,搞错报告了,你的瘤是恶性的。这一夜你辗转反侧孤枕难眠,突然窗外雷电一劈,击中你家电流,床边墙上的一块砖头当下摔在你头上,恰好你翻身,没击中。

面子书上的朋友连线一个博客,这篇博文题为『世界改变在一天』,只贴了四张相片。第一张绿草如茵碧空如洗,斜阳映在俊俏的纽约世贸中心,草地上一些踢足球的人和围观者。摄影日期是2001年9月10日,911的前一天。

第二张是黑白照,一位穿和服的日本妇女,半蹲着帮小儿子穿衣,传统服装看起来挺复杂的,似乎不太容易穿上身,尤其是穿在一个小男孩身上。可是妇女的表情恬静,没有一丝不耐烦。不远的一个角落,跪坐着另一个比较年长的妇女,或许是婆婆。这张相片摄影日期是1945年8月5日,原子弹轰炸广岛的前一天。

下一张是几个不同年龄的黑人男孩和女孩,穿着整齐的校服,男的白衬衫外加一件灰色毛衣,女的同样是白衬衫灰围裙,大伙拎着书包,手牵手向前走。男孩女孩都剃光了头,他们也许是在上学途中,放眼四周一片干燥的土地,那天风和日丽。日期是1976年6月15日,是南非索韦托因歧视黑人的教改政策,发生大规模骚乱的前一天。

最后一张是肯尼迪总统在他的办公室,看他两个稚幼的小孩跳舞,他愉悦地拍着手掌,似乎在打拍子,日理万机的总统展现家庭温暖的一面,实在难得。日期:1963年11月21日,肯尼迪被暗杀的前一天。

今早我看到《东方日报》大版国阵合法霹大臣赞比里的那张合法照片,发现他笑得真好看。他那仰天大笑啊,怎么说呢?是合法地敞开心那种,是我在万人之上一人之下那种,是你能拿我怎样啊那种。哎哟,帅极了!相比之下,尼萨就给比下来了。尼萨眉头紧锁,一脸愤慨,哪有王者的风范?

当时脑子里浮现一个奇怪的想法:今天过了今天,今天就变了前一天。

比方说,今天在世贸中心旁踢足球,踢了球和朋友在附近喝杯啤酒,嘻嘻哈哈一个晚上,第二天全没了,铲平了。又比方说,今天穿着洗刷干净的制服上学,考试第一名,同学都很羡慕,还对着坐在前面那排的女孩傻笑,谁料到第二天,居然在骚乱中给警察打伤,耳朵聋了。

我再看看赞比里的仰天大笑,自己莫名其妙地也仰天大笑了。

(本文刊登于19/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捲捲羊大頭目说…
赞比里的仰天大笑,很京劇。和希沙大人給老太婆一抱后,仰天大笑的動作,有幾分相像。

使我想到赤壁之戰時,曹操的三回仰天大笑。

很滑稽。很大戲。
杨艾琳说…
把这些伪笑和咱们国宝扯在一块,太给脸了吧?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