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弄诗

办公时,凡没事,就想上茅房。这样的情况下,如厕很不专心。茅房一片荒凉,忽闻窗外鸦声。只见窗外一个黑影若隐若现,煞是好看,即刻用手机摄了一张,上载面子书与朋友分享,题了这么一句:『茅房外听雨的乌鸦。』

没一会,手机叮了一声。哟,郑云城对上了一句:『茅房内听乌鸦的人。』工作在那,手机在这,瞄一眼老板在不在,童心大作接了一句:『听雨的鸦笑人儿不雅。』郑云城看来也患上了“假期尾声回光返照症”,回了一句:『听鸦的人儿笑脱大牙。』

感谢科技,人生添了些乐趣。

茅房外听雨的乌鸦
茅房内听乌鸦的人
听雨的鸦笑人儿不雅
听鸦的人儿笑脱大牙

评论

乌鸦,还不飞走,茅房很香咩?
杨艾琳说…
乌鸦在等我写序。
da说…
不卫生诗一首

茅厕 手机 昏鸦
小乔 讨厌 人家

雨声 嘘下
大肠清掉不雅
杨艾琳说…
以前有一首歌『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听过吗?
捲捲羊大頭目说…
【桿上的烏鴉】。
-- 為冰涼的網絡世界帶些清涼乎?

當年Leonard Cohen 就在密室里看見這一幕,寫下,洗禮靈魂的 “Bird On a Wire"。
杨艾琳说…
把我们搞笑的诗,联想到感性/性感的Leonard Cohen,我真服了你。
falling rain说…
苦苦的一杯酒,淡淡的没有滋味。

歌词比伍佰的“刺鼻的酒味我浑身欲裂,嘶哑着我的眼泪”,意境高一点。

不过还是喜欢500早期音乐多一点。
杨艾琳说…
falling rain:这两首歌词讲的是两种性格,你是前者或后者?
及时雨说…
我其实不太懂歌词,我是没有性格,或者性格分裂。你呢?分成多少份了?
杨艾琳说…
那要看多少人参加生日爬地,才决定分几份。
rain说…
那么巧我刚吃了别人分成8份的生日蛋糕。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