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是因为爱

忘了是谁说的,愤怒是因为爱。你必须先假设,你有的是爱。这样一来,你为爱而愤怒,便合乎情理了。

N年前象牙塔里的学生,愤怒就组个摇滚乐团,发泄满腔的愤慨,从写歌弹吉他而得到释放。可现在的学生,爱得太深气得发疯了,光是电子吉他插电,把音量调到噪音水平,再扯破喉咙嘶喊还是不够的,非砸碎电脑不可,非焚烧报章不可,荷尔蒙驱使以暴制暴,隐隐约约的刀光剑影,谍战味怵目惊心。

学府的钢骨水泥之下,内部神秘地打通经脉,曾经是,仍然是, 继续是。民主有英雄本色,民主更有三分姿色,以所有色泽涂染宣言的媚俗,背地里玩的却是自相矛盾的游戏。你说,愈是洗脑你愈加清醒,然后抓住同房的同学肩膀,拼命地摇晃,你醒醒吧,你醒醒吧。别,不关我的事,我还想毕业,他说。

转型改革是一首抒情诗,向人民弹唱宏愿的浪漫遐想。情况有点像小学指定的作文题<我的志愿>。我的志愿是,成为一个中道之人,非空非不空,有无及有故,不偏左不偏右、不资本不社会、不自由不集权、不神权不世俗,我中庸,我天人合一。说白了,什么都不是。没有主义的愚昧,希望转型宏愿是吊在驴子面前的一根胡萝卜,民众糊里糊涂地跟着走,幻想胡萝卜嚼在嘴里的滋味,却始终嚼不着而垂涎。

你这愤怒青年发飙了,派不到糖果,嚼不着胡萝卜。你全心搏斗,不让自己疲惫。改革是一首抒情诗,朗诵上口了,就不能不爱它。于是你拒绝患上精神分裂症,抵抗所有相对的誓言和实践:一边是强调改革,一边是固步自封;一边表示透明,一边黑箱作业。

改革和爱情一样,是一连串可能落实的承诺,也可能是哄你上床的谎言。我答应娶你,结果你等了无数个十年。每当民众从幻觉中清醒之前,就会被注射新的一筒迷幻药。然后在你深信不疑的媒体,看到如那一则老奶奶N年后,终于得到公民权的新闻,她仰望着某高干,泪流满面感激不已。殊不知,她身后排着长长的老人队伍,他们面试了无数次,始终停留在面试阶段。

这一切曾经是,仍然是, 继续是。有些事看来看去都看不『透』,游戏名称改了又改,游戏规则实则上还是一个模式。一个高喊打破两极化的政权,和一个暗箱操作的行为,左看右看,都无法政操合一。

在许多人患上精神分裂症之前,摇不醒的,拍他脑袋,掠夺他的诗情,分解化解溶解。你不高兴,你不平和,所以你愤怒。当愤怒有了理由,拜托,爱,请别再羞羞答答。

(本文刊登于2/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