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阉牛,如何翻墙



跳过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就不会有高行健的名字。他最近到伦敦参加一个研讨会,接受英国BBC的采访时,说他收过一份很有趣的礼物,是一本关于这100年来诺贝尔得奖人的书,可偏偏就缺了2000年,也就是高行健获文学奖那年。书是中国大陆出版的,高行健说:『我拿到了那本书,觉得是很有趣的,大家一笑很开心,就是一个玩笑。』

如今在中国谈高锟的人,并不一定认识高行健。高行健的书被中国禁,甚至名字在某种程度上也被禁。毕竟,中国不但把诺贝尔文学奖当个玩笑,也和全世界开了一个玩笑,同时把中国人民当笑话来笑。

十年了,高行健说:『中国没变,我也没变。』高行健入了法籍,一个禁止他的作品和名字的国家,对他而言是没有意义了。中国一禁,高行健就走,放弃了中国。十年后中国没变,他没变,变的反而是新的一代,不再挥一挥衣袖,俺说,党阉牛,咱翻墙,反正大伙儿别着急,有的是办法!

关于兰州悲剧。1月20日甘肃省宣傳思想工作會議在兰州召开,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勵小捷,由甘肃自己的内部新闻网《新华网》发了一道消息:『今年甘肅省要利用互聯網強大的新聞聚合、在線互動等功能,加快網監、網評隊伍建設,形成以50名網絡評論“高手”為核心層、100名網絡評論“好手”為緊密層、500名網絡評論“寫手”為外圍層的網評隊伍體系。』

一层叠一层,甘肃要组建的,是一支650人的网络评论员队伍,正确引导社会舆论。

消息立刻在网络传开,可是随即链接失效,消息被删除。这种时刻少不了80后代言人韩寒,他写道:『是谁能和谐省宣传部呢,当然是宣传总部。』韩寒认为领导犯大忌,把地下党的消息公布了,自以为拍上头的马屁,结果『马屁拍在老虎屁股上』,形成了不折不扣的兰州悲剧。

何谓阉牛,如何翻墙?有个小孩对我说:『Rules are meant to be broken。』我加一句:『Walls are meant to be hacked。』无论大坝有多大多高,网民一旦遭受池鱼之殃,必定想尽办法,以千种姿势万般姿态翻墙。既然有控制互联网的愚昧,如过滤关键字、封锁IP、删除信息,自然就有网民的智慧,功德无量无条件分享翻墙技巧和心得。

你阉牛我翻墙的姿态,比流亡国外强多了。就如读柯嘉逊<爱国是怎么一回事>的这一段时:『在(甘文丁)扣留营中,我太太和我决定,将我们六岁的儿子的英国护照转换为大马护照。』我看到了柯嘉逊轻巧地翻过一片高墙,然后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跟在他身后的,是拉惹柏特拉,和千千万万的热血新生代。

(本文刊登于26/1/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Grace Lim说…
words are meant to be said :-)
好文章!
杨艾琳说…
谢谢Grace,你画多几幅好画吧!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