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可不走,还能怎样?


『哀悼麦可是假的,想念你是真的。』若果你有个男友女友,可以这么写给他。麦可积克逊猝死的效应不过如此,任何震惊是虚伪的,连惋惜也显得多余。麦可的走,惊叹号可以省下。

这样的结局似乎不够完美。麦可不是张国荣,选择在事业巅峰时从高楼堕下。麦可不是张国荣,始终风情万种凄迷美丽。张国荣的选择足以令人恍惚一阵甚至一辈子,麦可的悲剧下场只等待工作人员清理换幕,有谁黯然神伤。

也许有些人感慨人生苦短,叹了数声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后,和朋友唱K去了。即使礼貌上把报章的头版挂在脸上,所有的荡气回肠不过是假惺惺的装模作样。

当年张国荣走后,香港人说他不负责任,说艺人是公众人物,竟然轻生夺走歌迷影迷对他的一番期望。麦可一走,歌迷与非歌迷急着想知道,O2演唱会的票可否退还,Sony音乐亦兴致勃勃地,看着麦可生前的专辑订单迅速增加。

反正Neverland的麦可珍藏品已拍卖得七七八八,就算麦可不死他的脸也拼凑不回,下巴在纽约街头漫步,鼻子在贝佛利山庄晒太阳。大伙趁死灰复燃来一个大规模的清剿,在尸未寒之前把麦可掏尽榨干。

但是,麦可明明停止呼吸了,他还着在电视扭动身躯。那一阵阴风吹着他飘逸的黑色长发,柔软的白衬衫和掀开的衣襟,摊开男性乳白的胸膛,像冥衣铺糊的纸人呆呆的黑白分明。『I’m not going to spend my life being a color.』他唱:『It’s black, it’s white, it’s tough for you to get by.』

他这一生从黑一路走到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塑造完美的麦可积克逊。然后每个人,都不想放过他。社会的眼光向他施压,因为他是黑的;社会再拼命撕烂他的面纱,因为他变白了。刹那间,麦可成了无法分辨的色码,数字混淆了一个没有种族分别的理想,无色乌托邦最终崩溃坍塌。

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白流苏认为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抵如此。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麦可猝然断气的那一刻,生命的终止成全了他。即使谁再追问,麦可你是娈童?同性恋?双性恋?他无法,也不需要回答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圆满,即使留下高达五亿美元的债务,谁能说他还在乎?

也许他断气之前会有一个小小的念头,就如“Heal the World”里唱的:『There are ways to get there/ if you care enough for the living/ make a little space, make a better place。』假设哀悼麦可是假的,他还是希望大家的心头,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没事的时候,想念他。我或许会。

(本文刊登于28/6/2009《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 康华 ·说…
写得真好!

我也觉得迈克杰逊不会“终老”。他的脸毁不成形,家产也等于破产。早先说他要复出演出,我也有点怀疑,都50岁的人了,他还可以蹦蹦跳跳吗?

也许,这样的离去,对他来说也是最好的方法,他已别无选择。

一个功成名就的天皇巨星,成功的背后,其实也是满可怜的。
杨艾琳说…
康华:你不觉得人总是对人有要求吗?从黑到白,谁能走得安然?没死之前,谁真正关心他?死后,真的有人哀悼吗?麦可,你曾几何时为自己活过呢?我们是否为自己活过?
山城客说…
商业社会,物尽其用啊。趁着这最后的光辉,把其最后的价值掏尽,50年后,大概没有人再记起谁是谁。
杨艾琳说…
李白他弟弟:是的。将来我断气之前,你速速赶来,把我拆成七七四十九片,每片卖七七四十九元,捐李白基金。麻烦你了。
thepplway说…
一直在东方阅读你的大作,从音乐思考人生,更贴切的说思考民主与人权的确不是一条康庄大道。

当我在国文的博客里留言不经意引起一些公愤,也是始料不及的。可能我一直认为只有亲人或尊重的人去世了我们才不能对他们指指点点。而一些偶像明星之类能够留存在歌迷心里的地位不知道是否可以说不能用金钱与物质来衡量的呢?

反正我相信除了金钱,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关心与宣传的,就如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作为劳勿人我一直有一个矛盾的心情,希望大家只是把武吉公满当一个地名和地表但是运动本身应该是全国人民的事情。

但是当我发现到今天我们在协调的在厘清的细节与过程其实不得不佩服如果没有Bukit Koman反山埃委员会与村民的坚持,可能我们外界人根本被官方的一纸报告蒙蔽了。
杨艾琳说…
thepplway:谢谢你的留言。你说得再贴切不过,人民的关心是真的,人民的力量也是真的,有了这两点,方能制衡官方的一意孤行。
很多年前听亚才兄在谈论政党政治里提到格局,当时候还是比较模糊的概念。后来不断的听到不同的人物特别是翁诗杰也喜欢用格局来论述观点,但是一听就别扭。

现在我应该比较清晰为什么一些评论人与一般人思想上经常很有局限性,就是格局不够大。

一般是以民族为目标,当然是不是还是未知数。另外当格局小的时候自然就不能包容其他的多元价值与感受了,这样的思想格局很小,所以看到回教党就匆忙标签: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我想马华等华基政党没有以公民权利来阐述论点,经常说捍卫族群的言论,也可以是导致马来社会对我们有种族主义的标签吧。

呵呵,是不是离题了呢。
杨艾琳说…
既然离题,就写诗吧。

格局与标签
画一个圈
盖章
定论

破格与路签
开一条路
盖章
通行
真是急才也,
一面以离题迎合读者的自我定位
另一面却以诗为之解困

通关同行,太妙了。

可否转载,呵呵。

p/s:贪心一点,期待你可以到寒舍去交流,达到真正的以文会友。
杨艾琳说…
哈哈,游戏文字,你不笑话就好。
转载没问题,更不会辜负你“以文会友”的心意。
(出门会友前,先让我找找自家大门的钥匙,迟点见。 ^_^)
· 康华 ·说…
求真,最近上你的blog好像游花园迷宫,找不到你的最新文章,不知何故?

只好借艾琳的blog留言给你,希望艾琳不介意。
爵士风云说…
借我『过桥』?我的老大三美说要收Toll的。
谢谢康华关注寒舍。

艾琳,
好吧,我帮他付过路费啦,有机会到雪华堂先在博客留言,这样我帮忙付茶水费(车马费)呵呵。

我想因为我把武吉公满的文章置顶了,你可以看到右边的

*
最近文章 recent posts
o 球赛容易造马吗?
o 我曾经察觉胡逸山的转变
o How to Create A Badge Of Your Facebook
o 怀念we are the world
o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o 隔离流感但勿隔离了人性
o 跨族群论坛:从教育哲学探讨数理英化政策 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
o 武吉公满保卫家园讲座会全场爆满
o 为民联执政中央建言
o 旅游好去处 ~ William Ricketts Sanctuary ( Part 2)

如果需要我就把最新文章排在最前面好了。

谢谢艾琳,过路费,过桥费,见面商议,绝对公正招标方式,呵呵。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