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航失踪谜团


女主角今天带了斧头来。粉丝说,枪杀不死的,用斧头砍。砍了再一把火烧成灰,怎么的好莱坞法都活不回来了。

这诡计什妙。于是,她把斧头收在包包里,塞来塞去,包包小了些。不行,过对面商店买个大的,发现好看的包包还真贵。算了,杀人事大,钱算得了什么。

包包挽在手里,挺重。『撑着,一会儿就搞定了。』

她排队办登机手续。这么大的斧头,怎么过关?有点慌,有点紧张。她有个不为人知的毛病,就是紧张时会写诗。这时脑子滴滴答答诗如厕纸般勾到底裤拉到海关检查员面前,诗如光环光晕光芒耀眼地刺盲了检查员,一阵迷幻她过关了。

登机后正襟危坐,飞机起飞。她把头伸出通行道,寻找目标。

嘿,看到了。站起身,提着重重的包包,往目标缓缓移去。

目标恰好拿起报纸看,遮住了脸。她冷冷的笑,手伸进包包里,取出蓝丝巾。噢,搞错了,今天用不着蓝丝巾。她重新伸手搜寻斧头把柄,捉得很紧,脸一横,狠狠地一把抽出斧头,哗一声!

机窗外深蓝色一片。除了深蓝还是深蓝。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大西洋。斧头超重,是这架法国航空无法负荷之轻。

评论

山城客说…
该死的斧头,就这样送了两百多条人命。才女,你的文章有血腥味,挺喜欢。
杨艾琳说…
才女改行女杀手
斧头就送你留念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