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谋杀案


一如既往,这个星期天堪萨斯州的Wichita东区有间路德新教教堂坐满了参与礼拜的教徒。大约十点左右,礼拜仪式刚刚开始。Tiller医生在教堂大厅分发教会的公告。Tiller医生是活跃的路特教徒,教堂的教徒们都很熟悉这位医生。事实上,堪萨斯州没有几个人不认识Tiller医生,因为他是美国赫赫有名的合法堕胎医生。

事发当时会众之中有个年轻的教徒听到碰一声,以为是哪个小孩把汽球弄爆了。一位教会招待员随着进来,带领Tiller太太从后门出去,接着大家就听到Tiller太太的尖叫声。

几个目击者说,凶手向Tiller医生开了一枪。有两个教徒尝试阻止他逃跑,凶手举起手枪指着他们,跑出教堂乘一辆蓝色的Taurus逃走了。

谁杀了George Tiller?这似乎不重要。虽然第二天嫌犯就落网了,因为目击者都认得出他,事发之前他来过教堂四、五次了。策划Tiller医生死在教堂似乎有特别的意义,也许凶手想要他死在上帝的掌心里。

Tiller医生的诊所是全美三间合法为怀孕21周以上的孕妇做晚期堕胎的其中一间。诊所自1986年被炸后,接二连三的被人破坏,1993年他曾被枪击中两手,险遭谋杀。

也许纯属巧合,这宗枪杀案发生之前,奥巴马签署了一项命令,允许美国资助推动堕胎的外国计划生育机构。随后奥巴马又出席天主教会学校圣母大学的毕业典礼,以他一贯的华丽修辞婉转 地希望反堕胎人士与支持堕胎者达成共识。这一切举动令反堕胎人士十分不满。

Tiller说过:『The woman is the patient,the fetus is the problem。』有个叫Operation Rescue的反堕胎团体揭发Tiller诊所不为人知的一面。据说2005年,他为一个患上唐氏综合症的19岁女孩堕胎,经过几天的堕胎手术后,医院接到Tiller诊所打来的一通紧急电话,要求救护车把这女孩接去医院,却拒绝在电话上透露任何伤者的伤势,反而要求救护车别拉警笛。结果Christin Gilbert送到医院时流血过量,撒手人寰。

早在1993年,Tiller医生曾经注射堕胎药入胎儿心脏时,一连两次失手注入脑袋。结果婴儿诞生后失明,只活了五年。

除此之外,也有情报说Tiller涉及金钱政治,走后门收买政客和执法高官。1993 年中枪后,他以纳税人的钱,享用相等于联邦法官的贴身保护。这让我想起一件事:

本国有对年轻夫妇在上海工作,太太怀了第一胎。怀孕不到三个月时太太因不适到医院检查,检验报告显示子宫发炎。治疗不果两夫妇又到另一家医院求诊。这位医生看了报告,告诉夫妇他必须立刻与医院的主治医生开会,决定如何诊疗。开会结果他宣布,所有医生一律通过:堕胎。

这对夫妇吓坏了,即刻飞回大马。经本国医生一看,说:『小儿科,发炎而已,过一阵子自己会好。』后来真的消炎了,胎儿好好的。

忘了提起,上海那家医院不接生,只提供堕胎服务。

(本文刊登于5/6/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堕胎不是合法不合法的问题,根本就是一件毫无人性的丧德行为。George Tiller大概不晓得还有投胎这回事,如今他死后要想投胎重返这世界,就会遭遇一次又一次被医生把他刚成型的躯体从子宫里挖去的命运,永远‘闯关’不成,这是对他夺去无数希望出世的孩子生命的报应,我诅咒他。
杨艾琳说…
劲!山城客不用拔枪Tiller就死了。拜你为师。
下一篇预告:意志力谋杀案。
我有疑问:
1. 谁决定堕胎就是不是道德?
2. 女性有没有权利选择堕胎?
3. 怎样才是完整的胎?男性可以有自主权处理本身的镜子,女性也可以有自主性处理本身的卵子。那么,当精子游到女性的子宫颈再和卵子结合时,这自主权归谁?
4. 我们怎么知道女性子宫里的胎希望出生?
5. 选择要不要孩子是女性的权利,还是男性的权利?
6. 如果你是男的,孕妇和胎儿面对难产问题,你要保孕妇,还是那个子宫里的胎?
杨艾琳说…
George Tiller 答:
1.堕胎与道德无关。
2.当然有。
3.有头有脸。结合那刻开始,自主权归胎儿。
4.拿出来问问看。
5.都没权力。
6.自身难保,因为我给人一枪打死了。

(杨艾琳旁白:Robert,浅见以为,堕胎需观个别情况而定。然而,分寸拿捏不容易。胎儿在女人体内孕育,权力归女人,除非男人可怀孕,另当别论。话虽这么说,母亲若因各种因素决定堕胎,无人有权力判她的决定对与否。即使堕胎了,不代表她不会反悔。生了,不表示她不会后悔。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堕胎过程必需专业。道德是什么东西?事情没有绝对,问山城客他或许会说『无常啊。』)
小针说…
你可以申请加进WWE.COM (WORLD WILD ENTERTAINMENT)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