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话儿

有个年轻男性朋友,是个跳舞的嘻哈客。他对时下Bboy跳舞battle时比手势的礼貌,很有意见。

『现在的年轻人,看视频学两招,就说自己是Bboy了,却不懂个中的含义、逻辑及规矩。』
『哦?』我很好奇。『啥规矩?』

『比方说,』他两个手掌交叉成托东西状,然后往外一翻。『一个女的看了对方的舞姿,做个这样的动作,就不对了。』

原来,这手势代表“抛那活儿”,瞧不起你的意思。『女生没那话儿,抛什么啊,岂非给人笑话?』说罢笑得一副抵死样。

算长见识了。抛那话儿,女生没这个能耐。但是评那话儿,品那话儿,都是女生的最爱。
话说《西游记》第四十八回:正说间,只听得呼呼风响。八戒道:『不好了!风响是那话儿来了。』顷刻间,庙门外来了一个妖邪。

“那话儿”是不便明言的事物,也是妖邪之物。常言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正如男人恨不得被艳丽妩媚的女鬼缠身,女人也恨不得被能伸能屈的那话儿魅。

印度《爱经》谈完美的男女结合,必须长度对长度,宽度配宽度。那话儿印度文称为lingam,女人的则称为yoni。根据《爱经》,若短的lingam塞进长的yoni,那女的肯定不够火候,刺不中要害。若长的lingam塞进短的yoni,女的穿心穿肺,随时可能崩溃。

至于太宽的lingam塞进太窄的yoni,男的很爽,女的却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太细的lingam塞进太宽的yoni,男的以为还找不到洞口,女的两头不到岸,嗨在虚无缥缈间。

上海名笔毛尖女士著文,说老公看了林行止的专栏反应很大,逼问她自己的食指比较长,还是无名指比较长。原来林行止引述统计,表示无名指比食指长的人,睾丸激素较高,等于男性荷尔蒙旺盛。后来毛尖每次在饭局上提起,大家都忙着比手指,谁的无名指比食指最长,就兴奋地、甘心地埋单。

可见在乎那话儿的长短之外,男人更在乎那话儿的本事。柬埔寨有条河,叫River of Thousand LingasLinga是印度神湿婆的阳具,上千根linga在细水长流的河流里轰立,井井有条。据知,很久以前河流的水灌入田里,稻米丰收。上千根linga的睾丸激素,是何等旺盛的繁殖能力啊。

希特勒的那话儿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说杀人不眨眼的希特勒不肯在医生面前脱内裤。有英国记者采访希特勒从军时的上司,证实了一件事:希特勒受伤动手术时,被发现他只有一只睾丸。以西方人一贯的心理分析,来分析希特勒疯狂的行为,想必会追溯到“一个睾丸”的心理障碍,导致希特勒日后不正常的作为吧。


其实,那话儿的事十天十夜也说不完,让女人爱不释手,叫男人措手不及。

(本文刊登于HQ杂志两性专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