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富汗歷史学家

Tamim Ansary在中文圈子不红。他不像萨义德和乔姆斯基,被中文学者一再地引述。他连奈波尔也不是,著作翻译成多种语言。Tamim是个来自阿富汗的歷史学家,美国911恐袭后而开始著书。因为他发现,歷史都是西方在写,而角度未必是全面的。

他母亲回忆当年在美国,她和Tamim父亲住在楼上楼下。她的波西米亚心態告诉她,她要一个异国男子,于是他就把她娶回阿富汗。他来自名门贵族,而且是阿富汗第一批送往国外留学的学生。对于娶美国女子,官方很不同意。但是他很固执,她很勇敢,于是就成事了。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嫁到阿富汗的美国女子。

Tamim在阿富汗长大,后来因政治关係,他和母亲被逼逃到美国。但是他的父亲离不开阿富汗的氏族社会,独自留下,和家人慢慢地疏远。

一切从911开始。他在车上聆听电台节目,许多人致电发表意见,哭著说要宣战,要教训阿富汗。有的表示应该切断医药、食物供应,把阿富汗人全饿死。

离开阿富汗35年,Tamin仍抱著阿富汗的魂。他想起了奶奶,虽然辞世多年,他觉得那一天,她再死一次。他被电台上的谩骂嚇呆了,因为似乎没有人知道,阿富汗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国家。于是他回家写了一封电邮,把心里的话都写下来,发给他几个朋友。

谁晓得这封电邮传开了,让大家看到事情的另一面。电邮上,他告诉大家塔利班不是阿富汗。塔利班也不是阿富汗政府。塔利班是一个1997年佔领了阿富汗的邪教。Tamin如此比擬:当你想到「塔利班」时,你想到「纳粹」。想到「奥萨马」时,想「希特勒」。想「阿富汗人民」时,想「集中营里的犹太人」。

在电邮里他提到,有些人纳闷,为什么阿富汗人不推翻塔利班呢?他的答案是,因为「They'restarved,exhausted,hurt,incapacitated,suffering.」

如果读Tamin的《West of Kabul,East of New York》,再读2012年出版的《Games With out Rules》,然后看看他从伊斯兰的角度看世界歷史的《Destiny Disrupted》,你就会明白,一切由石油开始。大国要从阿富汗上方的滨里海盆地进行资源开发,输油管就必须经过阿富汗。自古以来阿富汗没有一天的安寧,各大国都要获得阿富汗的主控权。

简单地说,农民才插秧,战爭就来了。塔利班的组成,是有心人收容阿富汗战地孤儿,从小把他们训练成疯子,作为自己的武器。

再看俄国、欧美及中国因抢夺资源而造成今日的国际情势,我们就明白,宗教与和平只是个借口,资源才是目的。

(本文刊登于8/4/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