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性关心原住民

初接触东马原住民的朋友,像七年之痒的外遇,充满了惊喜。拜访长屋,犹到异国光观;听原住民说话,比法语还性感;看原住民的纯朴,想起不曾经歷的童年情景。

这样的惊喜,也包括了如厕习惯、饮食方式、时间观念、对人生的简单需求等。简而言之,就是感受城市人奢望的生活,一种很想却没条件及能力过的生活。而嚮往是美丽的,因为它像云捉摸不定,像梦忽远忽近,这样的爱情最美,所以惊喜。

这也是为什么,因穆仑水坝蓄水遭逼迁的原住民,没几个人登门造访。因为那里没有美丽的景观,而且长屋建得很恶劣,到此一游会不舒服,超越了城市人的简陋容忍局限,破坏了浪漫遐想。西马的原住民也没东马的受落,因为西马原住民大多都住进政府盖的房子了,款式不起眼。西马原住民也和「我们」的装扮没两样,少了东马原住民的exotic,咋看之下,还误以为是马来人呢。

拜访东马原住民的朋友在分享经验的时候,一般上称原住民为「他们」。说「我们」不明白「他们」什么什么,「他们」和「我们」怎样不同云云。这也没什么不对,因为毕竟「我们」是华裔,「他们」是加央族、肯雅族、本南族等等,不能一视同仁。

但是矛盾的是,朋友们也迫不及待地,没上契拜干亲,就请原住民为自己取个原住民名字。原住民一般上都很隨和,反正城市人喜欢,为他们取个nama glamour没什么大不了。于是朋友们在生活圈子里,有了和別人不一样的「经歷」及「名字」,顿时「鹤立鸡群」,显得风格独特。

很好奇,既然名字都套上了,何不索性称原住民为「我们」呢?「我们」的困境「你们」不懂的啦,「我们」的奋斗是非常艰难的,以此类推,自己和原住民才算站在同一条线上,比標新立异的nama glamour,更能表达齐心的立场。

只是事实不是如此。因为城市人是以旅游的心態,拜访原住民,关心原住民,为原住民感动,也为自己的举动而感动。所以感动是骗人的,泪水是奢侈的。

虽说以上的经歷是必然的,没什么不对。但是若停留在这个阶段,继续自爽,为自己煽情,以「关心原住民」为由到环境优美的长屋游玩,以「改变城市人对原住民的印象」为理消费原住民,选择性关心原住民,那未免太自欺欺人了,索性说旅游就是,反而坦荡。

是的,不再好玩的时候,改变才能起步。这就是梦醒时分。

(本文刊登于27/3/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