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开花的季节


1.
这个周末草草收场。这样说,也许有欠公道,这周末毕竟有两个“过”人之处。一,错过。为五斗米折腰而错过周金亮的【想说话的歌】个唱。二,难过。为乌雪补选成绩而难过。

2.
长期以来琢磨不透的事,这回算是有点头绪了。根据杨善勇的计算,卡马拉纳登的每张票值6720令吉。网上枪声呛呛,敌不过银两锵锵。子民看到银子开花,看不到一棵健全的树。毕竟,白花花的银子可以修补很多东西,那些连子民都糊涂得忘了该谁修补的窟窿,已经等得很不耐烦。未来莫测,誓言未现,倒不如先吞为快。先感谢国阵,再赞美子民,因为连子民都看不起自己的权力了。

3.
网上微博流传着一个段子:“一直在捐款,从不知去向;一直在围观,从未有力量;一直在调查,从未出真相;一直在多难,从未见兴邦。”写的是中国,痛的是大马。

任何情绪抒发的管道,无论是写文章、博客、微博发帖,或是论坛上的交流,哪怕是锵金鸣玉,还是片言只字,最终只是自我宽慰而已。

昨夜补选成绩揭晓后,不断有人打气,劝大家不要沮丧,下届大选我们用票选来显示民主的力量。而我选择关机哀悼,因为一旦关机下线,这些声音就听不到了。既然我听不到,乌雪的子民也不例外。

4.
周金亮曾经在网上暗示出个人专辑的意愿,他的众粉丝大赞,不是加油就是努力,我却抵死笑侃周金亮,说叫这班拉拉队出钱投资,他就可以放心出专辑。他笑问我为何不投资,我说:『因为你唱。』

其实周金亮唱歌好不好听,可以不当一回事。他的歌是否动听,也着实没关系。他和许许多多的文化憧憬一样,是民间小小的温暖。在钱和万能的钱的现实里,它是夹在书本里的小字条,是刻在树干上的小心事,看似时光遥远的感动,然则是当下的慰藉。

这样的感动,是国阵每票6720令吉的成本也买不到的。

5.
摘自张锦忠多年以前的诗【桃花源】:“他们在千千万万人间隐没/ 像盐一样存在于无边的大海/ 然后他们失去了时间,声音/ 失去了他们自己的形影”。银子开花的季节,子民白花灌顶,淹没在偏颇的资讯,迷失于狭隘的视野。直到6720令吉再也买不到一张票的那一天,恐怕奋斗和付出停驻于目前这个阶段,那是“一千朵花盛放如爆炸/ 一千朵花凋谢如焚烬/ 然后是受伤与遗忘…”。

(本文刊登于28/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1.错过,不知有沒有DVD ? 難過,唯有再等下一次機會。

2.還是銀彈比較吸引人。

3.越沉默越有好多話要說。越多說就越空虛。

4.他和许许多多的文化憧憬一样,是民间小小的温暖。--這句話,很中聽。認同。

5.烏雪真的是桃花源。國陣要全力發展了,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在那裡買榴蓮很過癮,抵買又好吃。
匿名说…
噢,写的蛮有禅味嘛!

人世间其实有那太多的迷惑和难以思解的。自古以来常问的“何谓人生”也难以得到满意的解说。就从哲学、神学、科学方面来“深入的探讨”至今也令人模模糊糊的难以释怀。The meaning of life? Why must we be here? 'What' are we? The so-called (theoretically)enlightenment? 那可不是成龙的“我是谁”的那么简单咯!
莊若说…
我很簡單,覺得這棵樹超美!
杨艾琳说…
羊:1.错过就算了2.只要不是炸弹3.空虚了又想说话4.温暖不饱暖5.一千个榴莲裂开如炸弹/ 一千个榴莲掉落如子弹

匿名:怎不留下名字?你的模糊搞得我都模糊了。

莊若:自己种一棵吧。
小巫子说…
回博主,
镜花水月闲消遣,何必名贤胜地逢?无名嘛,天地之始,就姑且难得糊涂些吧!
杨艾琳说…
哈哈,小巫子,欢迎你下回化名小丸子来。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