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钱的实在

日子过得浮躁不安,网络服务频频断线,怀疑20Mbps的宽频网络高速公路,是不是新设了几个路障。爱来不来的态度,姗姗来迟的速度,比一个含羞答答的女子还要矜持。

后来查看Streamyx网页,才发现它没说谎,只怪我看得不够仔细。在UniFi的网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Download & Upload speed up to 20Mbps”。“Up to”不表示每分每秒是20Mbps,它可以是5 Mbps ,1 Mbps,或更少。它甚至可以选择每个月“up to”一次,你也不能说它错,因为已经写明是“up to 20Mbps”,而非“guaranteed 20Mbps at all times”。言外之意,20Mbps与否up to 它,要不要当订户up to 你。

幸或不幸,我在享受免费试用阶段,没有资格埋怨。但是一旦开始付费,我是否会选择这个与时俱进的高速宽频网络服务?试想,20Mbps的服务费每个月249令吉,假设Download & Upload speed 不“up to ”20Mbps时,我是否应该缴付“up to”249令吉的服务费呢?因为按理来说,你提供1Mbps时我付1Mbps的费用是天经地义的,你提供20Mbps时我付你20Mbps的费用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逻辑,可是应用在大马网络服务的课题上,变了天方夜谭。

著名文人莊若昨晚在面子书上发了个帖,写着:“我在PC展大罵Celcom的主要內容是:「既然是5Gb限制為什麼騙人說Unlimited,既然至少要24小時安裝為什麼說30分鐘。」网上的面友悲极生乐,疯狂回帖。有个叫杨艾琳的说“大马宽频是个天大的笑话”,文坛壮士陈政欣说“对呵,还有digi,还有celcom,还有maxis,哪个说话像话,都有的白痴。无线,无个屁。还有那个叫人potong的,自宫算了。”诗人刘艺婉:“唉,我申请安装电话和streamyx,4月2日填了表格,付了第一个月的钱,至今沒人打电話來,沒技术人员出现在门口。”人在海外的知识分子张锦忠建议:“学黄明志在Celcom门前拍部短片上优丢吧。”Ho Siew Ping真诚告白:“我用的是窄频!”陈政欣忍不住说了句绝句:“我总是给无线的骗。”

看来骗有几种境界,一种是说一套做一套,直截了当。一种是说了实话,不过实话写得字很小,小到戴上老花眼镜加个放大镜还是看不到。另一种是措辞高明,不是他有所隐瞒,而是你理解力欠佳。

从大家最爱的宽,到基本上都烦的快,我好像不敢奢求什么了,只希望至尊的Maxis、Celcom、Digi、P1等等,听听网民的一片唏嘘感慨,凭良心对待自己的口袋,赚人一分钱,就要提供人家一分钱的实在。

(本文刊登于21/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你这样说不完全对,评论要公平,人家的收费可是说话算话,绝对不参水分。
民聲。聲聲有聲。

最絕的是當你一輪浩論數落TM時,他們最後的回馬槍,也讓人驚覺:
“Apa boleh Saya bantu lagi ?"

這時後,我就用星爺的口氣回答:
“Saya tak makan Tauhu Mana boleh tahu ?"

我聽到大家都在罵寬頻服務公司包括東方不敗,實在感到高興呢~

民聲啊。
郑兄说的对,人家从来就不会少赚你一分钱的!
最近TM还设有电话催人付费服务……咔哪噻!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