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艾未未


在那夹着春草的泥土
覆盖了他的尸体之后
他所遗留给世界的
是无数的星布在荒原上的
可怜的土堆中的一个
在那些土堆上
人们是从来不标出死者的名字的
——即使标出了
又有什么用呢?

这是艾青的诗篇《他死在第二次》的最后一段,<他倒下了>。艾未未读之,意识到一切冥冥中注定,有一些事,他必须去做。

512地震后,他对政府只提供一个笼统的数字,而没有公布遇难者的名单极为不满。他亲自设立一个纪录片组,采访几百户遇难人家,谈地震的情况。许多遇难的孩子送到医院,就再没回来。有些家属遇难后再没见到孩子,也不知孩子死活,埋在什么地方。有些家长被要求抽血做DNA鉴定,后来却不了了之。

『对死去的生命不认同的话,实际上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是对我们自身价值的贬值。』艾未未和他的志愿团队寻找这批遇难者的名字,然后通过推特链接谷歌文件“512公民调查资料汇总”,公布将近5000个遇难者名单和揭露因豆腐渣工程而死的真相。

我一直在跟进艾未未的推文,几乎每一天都有类似这样的推文:『三月三十一日。今天是4个遇难学生的生日,他们是:白海,黄勋,胡波,杨林』,『三月三十日。马平,女,1996年3月30日,洛城小学六年级一班,12岁』。

他的推文经推友转发,提出的话题通常会带动推友讨论,一浪推一浪,波涛汹涌。就如近日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事件,艾未未发了一条推文:『赵连海被抓前两天一起吃饭,我问在结石大于4mm的30万受害婴儿中,历经政府的打压,还有多少家属在坚持申诉,连海苦笑,不过十人。几天后赵连海被抓了,今天一个都没有了。』他说,千千万万个倒下了,不会有一个站出来。可是有了艾未未和艾未未效应,一个倒下了,总会有千千万万个站出来。

也许你不知道,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艾未未是诗人艾青的儿子。在网上,他们叫他爱神。中国是个畏惧不同声音的国家,可是爱神敢说,不但敢说,而是说了能引起不凡的回响。爱神在纽约和推特创始人杰克会谈,杰克居然在三个月前才知道,推特在中国被封锁的事,觉得很难理解。

墙内有微博,墙外是推特。艾未未无法在微博注册,而想看爱神的推特的中国人必须学会翻墙。想认识艾未未就上推吧,你会看到精彩的推文如:『不能逃避的理由是你还会回到你熟悉的地方』,『现实在提醒人们,你可以不草泥马祖国,你将被祖国草泥马』。

(本文刊登于2/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我是知道鳥巢的幕后創意人是他,才注意艾未艾。

艾未艾的畫風也自由豪放。
和他為人作風都身體力行。

打壓之下,必有勇夫。
杨艾琳说…
我们有没有一个艾未未?
我只聯想到黃永玉。
啊~不是我們這里的啊~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