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一首动听的维吾尔族歌,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部艾晓明的记录片。这部记录片让我们“听”到和看到部分艾未未被警方打的过程。你可能正纳闷着,我怎么总写中国言论封锁、维权人士、翻墙和敏感词。其实,国境之内国境之外固然两个风景,可树上一样长着绿叶凋着枯叶,政权奔驰而过翻起的滚滚尘埃,没有分别。

人权不该是中国的滥权,亦非我国人民的债权。没有人欠谁什么,相同的,没有人有权力伤害另一个人,无论是平民百姓,或者是执法人员。在一个民主国度里,每个人都有权利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可以用民主的态度去辩驳,可是你不能够擅自决定一个人的对与错,更没权力在肉体上或精神上伤害他。

艾未未为了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事,带了左小祖咒和工作室的几个志愿者赴成都为谭作人作证。岂知夜里3点钟在下榻的宾馆遭警方砸门,于是艾未未即刻开了录音机,放进床边的书包里。他事后在录音片里说明,每次志愿者作公民调查时,他都会要求大家带录音机,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证据是最重要的。

志愿者几间房每间进了5、6个警察,艾未未打了110报警,因为报警才有记录,正在通电话时,警察就破门而入,从录音听得到当场情形一片混乱,警察动手打人了。有个警察说:『谁看见了?』『你有什么证据?谁打了你?打你哪儿了?伤在哪儿?』当然,他没想到打人的时候被录下来,证据,是有的。

艾未未的头经这么一打,后来就不对劲。一个月后到慕尼黑举行个展时,艾未未因脑积血压弯了脑中线,而被送进医院进行脑部紧急手术。

你是否记得我国的古甘?那个暴毙于扣留所的印裔青年?《独立新闻在线》于4月8日报道,沙登医院资深法医阿都卡琳达祖丁供证,“死者身上所有的伤痕不可能在短短10分钟内造成,而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连续性的虐打所致。”“..其中一部分是单一喉管挥打造成,一部分则是折起的喉管打击形成..”。

任何看到死者口吐白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的相片,都会咬牙切齿,可是许多人选择不看。也许是因为肤色,或他只是个默默无名的修车伙计,也可能因警方指他涉嫌偷车。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谁有权力叫一个人何时死、如何死,更何况是被虐打而死?

每一种权力都有一个底线。你的职责可以让你开枪不打死人,不表示你朝人脑门开枪就不被追究。如果这一些事已无法让你震动,请把古甘、赵明福,还有许许多多人间蒸发的人,当着你亲生孩子看待。

*图:艾未未在警方没察觉之下,在电梯对着镜子拍下了当晚涉案的警察。

(本文刊登于16/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古甘事件,
我在網絡看到的比在報章看到的更多。
不是許多人都知道的。

小格局。大陰謀。
唯有在網絡評論分析再對照報紙新聞報導,
可以一窺事情的另一面。

團結就是力量。

多多分享,你看到的不是事實的全部。
杨艾琳说…
真可惜并非所有人都上网看新闻,更何况大部分主流媒体被垄断了。
chloe说…
自工作的地方可以拿到免費的東方日報起開始關注你的文章,其中一個原因還是你說中國的那些事兒。

平時混的都是中國的論壇,有幾個深交的網友,不時交流下兩國國情,不禁感嘆每個國家都有些黑歷史啊。
杨艾琳说…
chloe: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写艾未未写韩寒写冯正虎,我想你以上所说的,足以回答这个问题。谢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