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典当了我们的幸福?

《The Geography of Bliss》的作者Eric Weiner游走10个国家,寻找幸福的因素。他想知道,究竟是钱、思想、態度、政策或宗教,影响一国人民的幸福指数。

我因此得知:卡达尔(Qatar)的人民无需缴付电水费,政府提供免费医药和教育,並津贴大学生。卡达尔没有消费税,也没有所得税。所有成家的男士获政府赠送土地,可免息贷款盖房子,並获得每个月7千美元的津贴!

读到这里,我赶紧翻看出版日期:2008年。5年了,如今还有如斯的人间天堂吗?于是我请教一位不久前在迪拜工作回来的亲戚。她点点头说,唔,迪拜也差不多。

但是Eric Weiner发现,卡达尔人民不愁吃不愁穿,可是並不快乐。卡达尔人告诉他,钱能买到「尊严」,但不能买幸福。

于是,Eric Weiner到幸福指数最高的冰岛。他发现,每10个冰岛人,必有一个作家。冰岛诺贝尔桂冠作者Halldor Laxness不明白,为什么有「starving artist」这个说法。他说,从事写作的他,从没饿过肚子。

原来,冰岛政府提供作家丰厚的津贴。但冰岛2008年不是面临「全国破產」吗?然而,根据BBC去年10月的一则报道,作家依然生活无虞,还有薪水可领。而且,冰岛人均阅读量与出书量冠于全球。

在冰岛,创作不是艺术家的专利,因为大家都在创作,並乐在其中。

看了10个国家人民的喜怒哀乐,我不禁好奇,大马人的幸福指数是什么呢?根据2013年联合国调查的156个国家当中,大马的幸福指数偏低,排名第56位。原因是,人民对国家前景不乐观、对政府不信任、对国家发展没信心。

我们有无限却没必要的硬体发展,为了「发展」而破坏环境的理所当然。为了发展,文化遗產及弱势群眾「壮烈牺牲」。我们的红树林越来越少,工业污染严重,不得不担心渔获的安全。我们有死得不明不白的人,拐角遇匪的心惊胆跳。因政治角力,我们有重复不变的宗教爭议。

搞不好,弄穷人民是政府的策略之一,因为人穷志短。百货涨价,我们自顾不暇,没有时间和精力,关心比我们更穷、更惨的人。我们也没时间关心环境、创作,或上街反政府。但是,政府不会把我们穷死,因为走投无路时,我们就来真的了。所以政府很聪明,要我们活得不好,却死不去,那就没力和他较劲了。

我们因此不再关心一切,满肚怨气,变得自私和焦虑。人民越弱,政府的权力就更稳固。典当人民幸福的时候,国阵就贏了。

(本文刊登于8/1/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