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猴子要过街?

一切从一只猴子开始。车子在市区的一小段山路上行驶,两旁绿荫遮阳,脱离了闹市的车水马龙,心情难得放鬆。突然,一只猴子扑过来,车子来不及闪避,碰一声,大家都被嚇坏了。

路旁没有停车的空间,唯有把车子放缓,回头探看可否有尸体,或任何动物的血跡。道路很乾净,没有行凶的痕跡。

「你看到猴子吗?」「是猴子!是猴子!」「明明撞到东西,可是怎么不见了呢?」

这件事,至今仍是一团疑云。过了好些日子,我们却目击撞死猴子事件。事情是这样的:行驶在大道上,窗外单调的风景及刺眼的阳光,令大家都昏昏沉沉。突然一个物体闪过,前面的车子赶紧避开,但来不及了,猴子在路上翻滚,跟在后头的我们设法躲开。猴子不动,横尸街头。

为什么猴子要过大道呢?经歷过两次猴子过街的惊险,我都发出同样的疑问。它在这边好好的,何必冒著生命危险,过去对岸?

子非猴安知猴之惑。直到最近参观了高渊(Nibong Tebal)的红树林,对猴子的心事,开始有了点头绪。

话说70年代始,大马超过半数的红树林遭破坏。檳城浅海渔民福利协会(PIFWA)用心良苦,1997年发起了红树林种植计划,至今已在9个不同的地点,种植了共15万棵红树。PIFWA教育中心週遭都是红树。在这里,只要你安静,万物都动了起来。像黑夜躺在海滩观星一样,星星越观越多。我静静地蹲在红树林,万物渐渐地显现。光看小螃蟹觅食,我可以赖著不走,乐上一天了。只要你安静,就听到虫声鸟鸣,这样的音乐,我模仿不来。

我最容易惹蚊子叮了。但是一连看了几个红树林种的地点,在沼泽地的泥巴里走,踩了无数只小螃蟹,却不见一只蚊子。

想起瓜拉雪兰莪自然公园,那也是一个红树林。可怎么也没高渊的红树林一般,充满了生態的活力。在那里,我忙著拍打蚊子呢。

但是怎么说,瓜雪的公园还见弹涂鱼啊软体动物啊。两年前在边佳兰沿河穿过红树林,那可是名副其实的「万籟俱寂」啊。一只鸟一条鱼也见不著,不得不信,环境污染绝对有本事要世界它末日。

有个冷笑话「Why did the chicken cross the road?」,答案的笑点是「To get to the other side。」为何猴子要过街?答案有两个:一,森林本无车,猴何须防车?二,森林遭破坏,肚子饿,能不过对岸觅食么?

至于这笑话冷不冷,就很难说了。啊,我的寒衣呢?

(本文刊登于15/1/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