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的时代

近年来,电视节目和电台节目一样地让人沮丧。虽然偶尔在车上听电台节目,但是已经放弃看电视节目多年了。如此一来,上电影院的次数比以往频密,不为別的,纯粹消遣。

昨晚看《四十七浪人》,真田广之的內人对他柔柔地说了声:「I was worried about you。」浅野家的女儿美加也对基努里维斯说了同样的话。突然同伴凑近耳边:「音响有问题是不是?」我说日本人很斯文啦。当然,片子到了后半部,刀枪妖术都证明了:日本人可以很响。

这些年每看一齣戏,都得经过一场音响视觉轰炸。如今热门电影的趋势,不是科幻,就是灾难。《雷神2:黑暗世界》的大锤子如雷贯耳,《超人:钢铁之躯》的光速动作令人目不暇接,《极乐世界Elysium》的人与机械共体,匪夷所思。《安德的游戏》的小孩玩电玩,不得了,玩到从军,玩到拯救宇宙!22世纪的电影没有所谓的不可能,只有《菲利普斯船长》的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的心跳镜头,非要把观眾抖吐才心甘。

突然莫名其妙地想念起喜剧来。那些年史提夫马丁和迈克尔凯恩的《偷心大少》,骗財、骗色、骗了观眾的欢笑,如今笑声仅仅是记忆,铁轨也不够它长。丹尼德维托在《谋害老妈》(Throw Momma Off The Train)及《玫瑰战爭》(The War of the Roses)的黑色幽默,唤起矮小就是突出的希区柯克年代,无奈如今电影不流行侏儒了。

香港剩下警匪片,却一点都不惊心动魄了。喜剧呢?越来越难定义。曾经许冠文草根阶层的欢笑代替泪水,如今周星驰也要捫心自问:「能不能有点专业精神!」从《西游降魔篇》那一刻开始,香港喜剧只剩下偶尔有点水准的杜汶泽,偏偏杜汶泽不喊低俗的时候低俗得难耐。

今年的惊喜算是《辣手警花》(The Heat),特工桑德拉布洛克与女警梅丽莎麦卡西搭戏,没什么大场面,段子却十分搞笑,看了忍不住拨动琴弦哼他几声乡愁。记得电视台7点至8点档黄金时段的半小时喜剧片:《Seinfeld》、《The Cosby Show》、《Family Ties》、《The Wonder Years》等,好看的都是段子。笑,是大家饭后的甜品。

也许大家都在平板电脑看戏了。所以,这年头拍片就要拍得气势磅礡,要你在平板里怎样也立体不起来,非买票不可。看电影逗乐自己已经可遇不可求,难怪这个年代没有冷面笑匠,反而,两个女主角连续说了相同的对白:「I was worried about you。」观眾不在意重复,只觉得音响有问题。

(本文刊登于25/12/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