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被劫持的一代



325前一天,我接到朋友的电话,她问我,而且问得很鬼祟:『喂,明天你去不去?』325?我劝她在家睡到中午好了。盖下电话,我不自觉地哼起崔健的歌:『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快…』还记得2009年林肯智一拳血染叶新田,那一拳是名副其实的“打出实话,打碎谎言”,叶X3露出急扯白脸穷凶极恶相,可谓大块人心。当年,叶新田企图诳惑人心,声称“这一拳令华教运动淌血”,言下之意,他就是华教运动,华教运动就是他,劫持华教大言不惭。

叶新田领导的董总,确实写下了不少令人刮目相看的 “战绩”。往事只能回味,不宜纠缠。尤其是那些汗颜无地的情节,比如新纪元风波的众多纠纷、独大有限公司欲把公产私有化的风波、评击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反董教总、还有《华教常识比赛》那道耐人寻味的问题:“不满董教总新纪元学院没有续聘他为院长而出书污蔑董教总变质的人士是:A.朱齐英;B.杨善勇;C.柯嘉逊;D.罗志昌”等,战绩林林总总,但是篇幅有限,不宜一一陈述。

那么叶新田领导的董总,是否还是华社眼中的华教最高领导机构?根据报道,325当天“万人挤爆董总” ,万众一心支持【325华教救亡运动 – 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看来董总重拾在叶新田领导下不曾沾过的光彩,再次引领不曾拥有的风骚,代表华社提出诉求,要求政府全面解决华教师资问题。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快,莫非,人民真的是善忘的么?郑云城在《当今大马》发表一首诗,开头就写道:“一提起325/ 我就全身乏劲/ 到董总,32.5分钟的车程不到/ 我却宁愿留在家里/ 努力的温习一遍,历史”。不是郑云城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快,只是有些东西是不变的,它坚贞不渝。就如大选前华团的诉求,大选后飘荡在风中。除非你已经忘了1999年董总等华团发起“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胜选后,承诺呢?老马打完斋把和尚送回唐山,董总则难掩一脸的肥油,还有华团的勇气呢?

“逐渐失去号召力的马华/ 聚集号召力/ 怎么汇集成一股华社的力量/ 怎么在大选前被国阵用一点华教的甜头/ 作为诱饵/ 一网打尽”,郑才子的感怀,一诗难尽。文字如“发展”一词被劫持,把侵权合理化了。如今,民意也被劫持了,一条条诉求,唯恐最终沦为政治的“潜”条件,交换了利益,出卖了民意。

(本文刊登于27/3/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