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爵士乐盛会


往年,为了看场难得的演奏,我乐意跋涉的最远距离,仅限于新加坡而已。若不是为了Herbie Hancock,我想我不会飞越国界到雅加达去。让我写篇小学作文,我的愿望,是亲眼目睹和聆听Miles Davis玩小号,可惜他辞世20余年了。Herbie Hancock还活着呢,他的与时俱进一直令我敬佩,时代的改变不止难 不倒他,相反的,他利用时代的改变玩新花样,所以爵士乐因为他不至于一成不变,反而与其他类型的音乐相互交接,像一股流水穿越指间,总叫人出乎意料之外,不知下一刻流往何处,在何处与什么交汇。

Java Jazz Festival连续办了8年。这不是砂州的“热带雨林音乐节”式的嬉皮聚会,也许吾人孤陋寡闻,认为“热带雨林音乐节”请来的都不是耳熟能详的世界音乐乐团。可是Java Jazz Festival的3天盛会,演出的大师有Herbie Hancock、Pat Matheny、Bobby McFerrin、Al Jarreau、Laura Fygi、David Sanborn等人,还有Dave Koz这类商场的轻爵士音乐,甚至连不是玩爵士乐的Stevie Wonder和在大马备受争议的Erykah Badu亦是庞大阵容里令人垂涎的演出嘉宾。

老实说,Erykah Badu那张所谓侵犯伊斯兰教的相片,我这类庸众看不出个头绪来。Erykah Badu的纹身灵感来自1973年超现实主义的电影《The Holy Mountain》,她说,艺术往往因宗教之名被误解,能到处演出有助于见识各国对伊斯兰教的理解和态度。电影我没看过,不过我觉得,她算客气了。

同行的朋友一辈子都没看过一场爵士乐演出,我说你不看不看,一看就看Herbie Hancock,今后你看啥都不是味了。看现场爵士演出和在家里看DVD或YouTube是不一样的,看爵士乐就是看即兴演奏,因为乐手之间的互动和化学反应很重要。Herbie Hancock 3月2日的演出,简直就是炸药和炸药来一场大爆炸。贝斯手James Genus、吉他手Lionel Loueke、鼓手Trevor Lawrence Jr和Herbie Hancock在彼此的音声里劈里啪啦驱魔避邪乐此不疲。一般乐手上台都要一、两首歌热身,听到下半场才灵气蒸发。但是Herbie Hancock当晚的组合可谓天作之合,一跳上台就冒泡冒烟,听得台下的观众血管扩张与收缩,比洗桑拿浴还要刺激和健康。

记得在Bukit Jalil看Philips 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那是2001年了。当时Diana Krall的《The Look of Love》正红,看她冷静的现场演出感觉不错。也记得烈日当空,有个萨斯风手在闷热的帐篷下演出完毕,赶到了下一场研讨会,气急败坏地抱怨主办当局安排节目不妥当,他很累很累。接下来几年的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再也不见大师级人物了。

(本文刊登于11/3/2012《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