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如何不是一座孤岛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一句“Stupid reporter!”辱骂记者,不但失态、失身份,还顿时改写了“州务大臣”的高层形象。马来西亚半岛新闻从业员职工会(NUJ)称安南的失态“没有文化素养”,面书出现了“不顾人民死活的大臣”专页,林冠英说安南耶谷“无处宣泄政治压力,就欺负记者,把记者当出气筒”。总之,网上网下骂声连连,大街小巷人神共愤。

NUJ于12日指安南耶谷侮辱新闻从业员的专业操守,促他在24小时内向记者道歉。虽然不道歉也拿他没辙,至少NUJ表态力撑记者,“不能因为涉及敏感的公共议题就把记者当成代罪羔羊”。

话说,本月5日安南耶谷与贸工部长、原子能执照局、环境局、各政府机构的各干要,在会见关丹的非政府组织的交流会上,发表“把稀土厂废料埋在林明”的伟伦。10日,安南耶谷出席关丹的书香嘉年华开幕礼时,突然发飙怒骂反稀土组织,并斥责中文报和记者,把“未求证的传闻写出来”。据《中国报》报道,当时一名中文报记者“举起相机拍下他的怒样,此举让大臣火冒三丈,趋前轻推一下该记者的相机后,再破口大骂,随后更大声喊出『get out』,向中文报记者下逐客令”。

安南耶谷否认说过“把稀土厂废料埋在林明”的话,指这话是大马原子能执照总监拉惹阿都阿兹说的,是拉惹阿都阿兹说可把废料埋在山洞、废矿场、如林明。安南耶谷骂记者,却不谴责拉惹阿都阿兹的论点,是不是表示他也点头认同?

安南耶谷道:“我有书和专家证明,稀土厂不是课题。”但是, 为什么安南耶谷激动发飙失态?看来稀土课题并非“不是课题”,而是一个很大很烦的课题,大到把他逼到墙角了,烦到他老羞成怒,说不定真是给林冠英说到节骨眼上,安南耶谷在承受政治压力之下,却又不敢得罪大马原子能执照局,结果失去理智挑媒体来骂。

中文报这些日子来都十分落力报道稀土课题,有两个可能性。一是媒体完全不受压力之所以放心报道,表示“获益”的有关单位根本不屑2.0后还有没有3.0。另一个可能是,即使在压力之下,报章还是勇敢坚持新闻据实报道精神。其实,若各大小报高层和记者皆在此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以行动表态据实报道的记者不是一座孤岛的话,这不止给记者打一针强心剂,更给民主竖立坚持新闻自由的典范。

(本文刊登于14/3/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