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不过是一种仪式


我许多女友都经历人生的一个阶段,她们心里充满疑惑和郁闷,需要寻求心灵的解脱。很多时候,灵修的欲望来自情感的困扰。我不太清楚男人是否也会这样,但是根据我的观察,除非一些女性荷尔蒙较高的男性会有相同的欲望,而且不在乎表露他这一方面的情感,一般上外表看来很硬朗的男人,死撑也拒绝承认有这样的需求。

有些人会因此寻求宗教的开解,有的修瑜伽学打坐,有的买几本《心灵鸡汤》消化,有的则出门旅行几个月。基本上,灵修强调往内观,但还是需要一些行动辅助。即使是禅坐,也得从外来的资讯得知如何坐法、什么环境适合、放什么音乐、调什么光线等等。

去年圣诞期间到印度加尔各答一游(我不是为了灵修,而是活得不耐烦),发现书店和街上书摊都摆卖Elizabeth Gilbert的《Eat, Pray, Love》。这部著作去年拍成电影,由茱莉亚罗勃兹主演。女主角因质疑婚姻制度的可行性,与其困在感情的框框里,她选择出走,到意大利、印度和巴厘去追寻答案。期间她尝试各种方法想接近“神”,也许对她而言,与神灵对话是一种解脱的方式。

加尔各答背包客流连的Sudder Street四周有许多无家可归的穷人,他们睡在街上,向游客讨钱要饭。这些大部分是女人和小孩,相信男人都设法找工作去了,即便挣的只是那么一点钱。有些印度女人拉着你的手纠缠:『Do you want Henna?』Henna是指甲花彩绘,把两只手画得密密麻麻的花纹,老外特别喜欢这玩意。她们和印度女人坐在街边,和她们聊天,让她们在手上创造奇幻的新鲜感,刷新心灵,洗涤烦恼。

我在加尔各答的印度神庙看到不少日籍女子,一身印度女人的装扮,在人潮拥挤的神庙排队买花焚香供神。宗教仪式完事后,一个个额头点了一滴红红的Bindi,最后神庙的导游会问:『Are you happy now?』

他们这么问别无他意,纯粹是表示“你得到解脱了吗”。许多人爱到印度灵修,包括名人如歌者约翰列侬与文人杰克凯鲁亚克。但是印度人自己则认为,印度人最重视物质,暗示到印度寻求心灵解脱的人,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可见灵修与解脱有时只是一个仪式,每个追求的人必得靠完成一个适合他的仪式,去了解自己,开解自己。

(本文刊登于《HQ》专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