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结问答


拙文<3.0绿黄能接吗?>出街后,许多人表示关心,也有自己的想法。在这里稍作简述,让不上网或本来没兴趣现在很好奇的人,多一些了解和讨论。

问:绿黄结合有冲突吗?

答:一个是环保课题,一个是民主选举。

问:绿黄结合人数更多,就更多人用选票对政府说不!有什么不好呢?

答:如果绿黄联盟为的是对抗政权,那届时标语就不是“反稀土”和“干净选举”了,而是如黄进发所言,结合的出发点要一样,比如“對抗違反民意的政府”。

这个力量很大,但是我们要记得,不是所有网民都接触到城市的示威游行,因为许多郊区的人不上网,不看报纸,或者只看国营台(反面报道),而这些人是大多数的选民,甚至不是选民。当他们无法接触资讯时,即使你有百万人在吉隆坡游行,他也不知道,就如许多渔民不懂稀土的危害一样。所以,若为了对抗“违反民意的政府”的联盟把示威带到郊区,更见成效。

问:若换了政权,公害问题就解决了吗?

答:不。若别的政党执政,你有100%信心,它能关闭稀土厂、停止采山埃、万绕高压电缆绕道、砂州水坝工程全都停止、关闭炼铝厂、关闭偷偷建起的石化厂吗?

李健聪在新书发表会上提出,我们最终的目标,是立宪管制公害计划,保障人民和环境的健康。换言之,对政府说不之外,反公害是条漫长的路,但是只要有策略和组织,立宪是有可能的。那才是真正的保障,无论是谁执政。

问:深入民间做健康调查,收集数据和证据需要十几年的時間才能完成,我們還有時間麼
答:调查无需10年,周泽南3人队伍到万年烟炼铝厂做健康影响调查只用3天,概括了20多户周遭的居民(调查报告:http://peoplesdocumentary.wordpress.com/)。但是,人力时间有限,这样的工作需要更多人参与,包括为劳务受山埃影响的居民做调查等等。话说回来,若劳民伤财搞3.04.05.0,人民在精神和钱财上都难负荷更耗时耗力的反公害工作。

所以,焦点在哪里?1. 推翻政权? 2. 反公害?绿黄联盟3.0能做到第一项,以渗入郊区作为前提。 反公害则需长远的计划,所有公害团体必须联盟,因为反山埃、反高压电缆、反水坝、反炼铝厂、反石化厂等等的力量小得可怜,无论谁执政,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公害?

(本文刊登于5/3/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