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访书因缘



加尔各答大学附近的College St.是爱书人的天堂,我的旅游介绍书这么说。

找到College St.的时候,书店都没开,只有几个摊子摆卖乱七八糟的旧书。有点失望,但这时街头聚集了一些人。街上设了个舞台,原来当天有个书商大会,商讨书商的权益,书商想必提早关门赴会吧。

第二天回来,以为下错车站。眼前满满的都是书店书摊,左拐右转是书,前街后街还是书。心跳顿时加剧,却发现琳琅满目的,都是学校教科书和参考书,主要是电脑和医科,只有一两个摊子摆着文学经典,当代作品少得可怜,心凉了半截。

倒是有一间老左专卖店,门外显眼的镰刀鎚子标志,店里马克思恩格斯应有尽有。店里出来天色已黑,这时候湿婆、提婆、迦梨、提毗众神显灵,阴暗处有间不起眼的“Indiana”书店,居然卖了各种不同领域的书籍,包括文学、哲学、宗教、音乐、电影,只可惜除了几位有名的作者之外,店里很少印度著作。

书店很小,书架塞得满满,前后叠了几层书,地上也堆书如山。书店老板说,拿拿拿,即使书掉在地上也不打紧,我的店太小,书太多了。突然想起逛吉隆坡一家旧书店的际遇。那间书店卖了不少好书,有些可能没再版了。记得我想把叠在几本书下的哈维尔抽出来看时,任职几十年的女店员即刻大声阻止。我说那我怎么看书呢,她哼了一声,说老外不知多喜欢她的书店呢。当时我抛下一句“那你卖老外好了”,转身走出书店。遇到卖国贼,可惜没个李香兰的长相。

Indiana”的老板Amitava Deb感慨万千,说College St.太不像话了,如今都卖“实用”的书籍,想当年啊,唉。叹息声萦绕在小小的书店里,回音持续不断,久久不散。道别之前,他介绍了出版社的书店“Motilal Banarsidass”。

Motilal Banarsidass”的店面和“Indiana”不相上下,挤满了宗教与哲学书,难得的是,大部分都是印度著作。老板Tapan Chatterjee很爱笑,在店里邂逅的年轻情侣说,他们每个星期至少拜访这书店一次。男的是工程师,却著书研究东南亚问题。女的修着博士学位,长得很好看,看到外国来的爱书朋友,她兴致勃勃地介绍了不少印度著作。后来还来了个教授,带了他的新著作给Tapan看。

爱书,即使找遍每一个旮旯都不放过。我想起Amitava,爱书是持续不断的叹息声。我也听到了Tapan的笑声,那是爱书之乐。

(本文刊登于25/1/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图:Motilal Banarsidass 书店,左-右: 周泽南,Tapan Chatterjee,某大学教授,店员)

评论

moot说…
当电子书成主流的时候,旧书将会被当古董收起来吧?
杨艾琳说…
Unberto Eco的《别想摆脱书》探讨这事时这么说:
开车可以比走路快,这是显而易见的事。不过每天还是都得走一走或跑一跑,才不会变成一株蔬菜。
对不,moot?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