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与你何干



从加尔各答回来,朋友见面就问:『看到贫民窟吗?』她当时用的字眼是“slum”,叫我想起电影《Slumdog Millionaire》。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记得来自印度孟买贫民窟的主角,如何在电视游戏节目《百万大富翁》中一路过关斩将。这部片子一度令孟买的窟民走上街头,高举牌子抗议:“I AM NOT A SLUMDOG I AM THE FUTURE OF INDIA”。

把贫民窟的贫民为“狗”,英国制片Danny Boyle也太不体贴了。人可以穷,但不能穷得没有尊严。孟买也好,加尔各答也好,新德里也好,贫民窟已经是印度城市的固定景观。穷,是大家对印度的刻板印象,它等于脏、臭、病,一个你乐意掏钱救济,却不愿亲自踏入的地方。

但是,印度不是要超越中国了吗?旅美学者薛涌去年10月写了一篇经济评论,题为《印度超越中国是迟早的事》。文中提出印度超越中国的本钱,一在人口,二在制度。他认为中国在大力推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时候,印度则放弃了英迪拉甘地推行的节育措施,因而劳动人口猛涨。

问题是,印度已达致10亿人口。但是为了发展,政府鼓励村民迁移至城市。有些人进了城才发现无法在城里生存,因为大部分城市人都排斥他们,把他们标签为窟民、小偷。结果他们被迫迁回村里,却发现村子被水坝和采石场占据了,土地人民一片饥荒。于是他们再次来到城市,寻找任何一个可以匿藏的角落。

事到如今,官员们说“先进的城市不能接受窟民那种态度”。这话可说进中上阶级的心坎里,当窟民睡在slum的时候,他们在豪宅里睡得十分slumber。但是,窟民住的地方没有电水供应,他们在街边排便,也在街边抽地下水洗澡煮食。这些水污染的程度,是你我连洗手都不敢碰的。

文字被劫持了,“发展”等同于“经济改革”,异议被列为“反发展”和“反改革”。发展美其名为了人民和国家的先进,实际上只惠及少数权贵。在印度,因发展造成的污染,已把神圣的恒河变成了工业大沟渠。在蕉风椰雨的大马,谁阻止国家发展,就被套上“反发展”之罪名。巨型水坝与稀土厂,还有朦朦胧胧的石化厂,造成许多农夫渔夫生计艰难,谋生无道,陷入贫困。

你以为贫穷与你无关?若有朝你被劫或染病,希望你看得出贫穷与你何干。而你,当然是那少数的权贵啦。

(图:杨艾琳)

(本文刊登于11/1/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最近看了一部印度作者写印度的小说《White Tiger》,很好看,通过小说揭示的社会阶级问题,也通过写给即将来访的温家宝的信中的叙述手法,怀疑印度的表象民主底下的腐败政治,能否为印度带来实质的进步?可能比起中国“共产”的腐败好不到那里去。

我尤其喜欢印度籍另一个作家Rohinton Mistry, 他有几本小说,推荐《Fine Balance》,也是写贫穷的社会问题,他的文字非常漂亮,像散文一样。
艾琳说…
谢谢推荐,印度除了有文笔很好的小说家,还有很好的当代评论人。这些年没留意,幸好还有半辈子不上。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