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动、被动到主动

近日人神共愤,因为频频流传着虐狗虐猫的视频和新闻。我不由感慨,人失去了人性,才会虐待动物,尤其是猫猫狗狗这种讨人怜爱的动物。令人欣慰的是,大家都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想尽办法揪出罪魁祸首。

今天看到虐猫女现身道歉的新闻,发现因她虐猫而愤怒,再把愤怒付诸于行动的人,还真不少。据报道,有人传恐吓和咒骂的简讯给她,有的则在社交网络讨论如何拿她的命。当然,我不能说这算是建设性的行动,但我不能排除它惩罚的力量。

加上,新闻刊登了欧阳捍华和非政府组织人士交涉的相片。图中欧阳捍华淡定地微笑,《雪隆关怀与爱护动物协会》的主席却非常激动,说:『你在庇护她,我就是要见她,我不会打女人,但我会叫女人打断她的手脚,就好像她对那只猫般。』当时,我居然笑了。我不是冷血,也非嘲笑,相信我,我笑的理由比较复杂。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写了<还当真自己为国为民做了事>后,我一直都不死心,想找出原因,为什么like这么容易,行动却那么难。于是,我踏破铁鞋逢人就问,希望上天开恩赐我答案。我问,在怎么样的情况之下,你才会从面书like的层次,提升到用行动like的更高层次。比方说,帮醉倒在街边的流浪汉处理他住宿的问题、帮几十年来为国付出的人申请公民权,这类表面枯燥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的事情。

有的朋友说,大佬,我要搵食,边度得闲啦。有的说,我能够做的,就是出钱而已。也有人认为,找个大后台,出钱聘请社工办事最好,但是他本身没有时间,也没条件当那个后台老板。这么巧,有个朋友说,我没有热诚做这么伟大的事,不过我会帮狗狗猫猫,因为它们很可怜,它们无法为自己伸冤。

这就是为什么我笑了,人比较容易为狗狗猫猫激动感动接着行动,部分原因是它可怜兮兮的样子,叫人于心不忍,但是换着是人就不一定这样了,变得有很多顾虑,包括时间、金钱、和兴趣。当然,这种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还是因为国家保障人民不力,否则我国就不会有这么多枯燥却燃眉之急的事务,等着自愿人士去处理。

最后有个小朋友说,其实我们很想做些什么,但我们不知道有什么活动,有什么可以做。你们来学府告诉我们好吗,我们都是热血青年。看来,从不动、被动到主动,势必从走进校园开始,like才能主动走出来。

(本文刊登于9/3/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你写到那个什么主席的“叫女人打断她的手”, 我也觉得好笑。首阳山的笑话真的距离现在不远。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