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那一场血

今天下午的这一场雨,下得忒不是味。手机简讯响个不停,掠过的字眼不是日本就是辐射,怎么,人民突然搭理起核电厂来了。当初说的大马经济转型计划,那10年后我们自己拥有的伟大核电厂,突然从遥远的虚幻,变得越来越近,开始真实可怕。

我在风扇底下赶稿。电脑屏幕上被日本的信息占据了,像海啸一般几乎淹没了整个网络。我的过敏症发作,过敏源是一些扰人的字眼。不,不是8.9这个数字,不是死亡人数,而是核泄。搞笑的是,我怀疑自己中了辐射,我相信那是关心灾难的后遗症,一种短期的神经紧张。雨后的傍晚,自夸比别的流动宽频服务快5倍的那个公司,看来和我一样,也中了辐射,竟然比其他服务慢5倍。

简讯来了,叫我出门带雨伞或雨衣,否则患皮肤癌的风险极高。我想辐射时期我最好别出门,上面书上推特关心社会好了,然后继续转发善意的简讯,警告朋友未知的那一场劫。或者,从网上学习如何应对灾难的100种方法,然后转载,再转载,把脆弱的神经质散发开去,然后看它像饼干一样,碎了撒满地,等蚂蚁涌上去嚼食。

风扇在转,我的思维是那海啸后不寻常的漩涡。如果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和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子反应炉事故”后,世界的核电厂有增无减,日本这次的地震海啸加上核危机,想必也一样,惊吓过后,就是一片死海的平寂,即使夜半有一些幽灵鬼魂,也不足以恐吓贪婪和无知的人。

我让YouTube播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播完按replay,再replay。像所有人们错误的抉择一样,犯错了再犯一遍。“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 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地震不是不可预测的吗?辐射不是不能臆测的吗?还是甜言蜜语可靠,它坚贞不渝,是甲状腺癌、是白血病、是辐射时期产下的畸形婴儿,它同时是你知道是谁发放的定心丸,因为核电厂2021年才启用,我们还有10年时间。

看着缓慢的网络线路,想着第一世界的宏愿,倒不如诅咒那5倍速度的谎言算了。哪家宽屏公司都一样,广告的承诺是甜言蜜语足以改变季节。甭和世界竞争,甭等茉莉花开,我们建核电厂就好了,建稀土提炼厂好了,然后大家一起见证,2021年的那一场血。

(本文刊登于16/3/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