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和选个什么

有时我真的搞不清楚,选举是为了什么,补选又是为了什么。丁能补选前夕,照理棋子是在选民手里,因为选民手中的一票能决定棋子怎么走。可是从种种迹象看来,居民似乎比较像棋子,下棋的政客浑身解数,誓言如冥纸猛烧,烧得越多越好,不为啥,只为了一个“胜”字。所以各位看官,请别用国家进步的标准来衡量,一个政客的付出和代价。

你不能怪我糊涂了,因为一直以来,我总是以为合适的人选,必须是以服务人民的能力作为主要考量。但是,国阵主席纳吉却以“具有最高胜算”为挑选候选人的先决条件,结果挑了在丁能“拥有很强人脉”的阿查哈上阵。

当然,阿查哈也无惊无喜地誓言“不分背景及信仰为所有人民服务”。同时,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在候选宣传视频的那句“Jom bersama saya ubah sekarang,selamatkan Malaysia”,似乎也看不到具体的改变计划。老实说,支票我们收了不少,能兑现的实在不多。

当候选人乏善可陈的时候,信心十足的国阵主席纳吉却大放厥辞,向民众指出,丁能补选远比一条悬挂在疑云间的命重要,因为“这是关乎马来西亚的前途”,选民“勿受影响而典当前程”,我们怎么可以眼光浅短,让一个再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赵明福,左右手中的一票呢?

但是,这位国阵主席其实很害怕,虽然他口口声声自称“不怕与安华辩论”,却赶紧放话“拥有各种可令安华难堪的资料”。换句话说,我捉住了你的把柄,你甭想玩啥把戏。对不起,我又糊涂了,不怕与对方辩论,不是因为自己的思想能与对方交锋,见解站得住脚,而有信心攻击与反击对方吗?怎么会是,“我是首相,我有全部的资料,如果我一公布,哎哟,他就会发烧”?

不过,国阵主席纳吉不是唯一让我觉得困惑的人,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斗”字当头,不是斗智、不是斗力,而是斗胜、斗票数。他不止要国阵在这次补选取回2004年失去的票数,还要超越它。

可是,我百思不得其解,当一党自称将“有效地为选民服务”的时候,另一厢却在策划和对手来一场硬战斗票数,至于“有效地为选民服务”具体是怎么个有效法,却没一个明确的说法,反而看到一只只斗鸡昂颈拍打双翼,残羽撒满地,斗来斗去不过是一场游戏,斗毕自己鸡冠血淋淋没啥关系,千万别草草了事,赶一场更大的选举。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0/1/2011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