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分手快乐

喝着1.90令吉的冰咖啡,我把桌面上的10仙收好。近来养成一种好习惯,就是视线无时无刻搜寻奇宝,总有瞥见地面上一张钞票甚至零角的时候。可是今天运气不太好,我仰天长叹,一朵貌似吉祥兔的浮云飘过,却是灵光乍现,还是回家画块饼贴在墙上,肚子饿的时候望一望。

听那经济好转的鸟语花香,大家来创造一个大马的共识,就算没有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却能忽悠你的未来,忽悠你的生活。

你听过<分手快乐>吗?梁静茹说“其实爱对了人/ 情人节每天都过/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布城的情人壮志凌云和它670亿元的投资,受惠的不是喝了冰咖啡把10仙赶紧收好的你和我。所以,我们只想和布城的情人分手快乐,新年快乐。

归根究底,民生关心的,不外是一杯咖啡多少钱,一碗面是不是少了两个鱼丸。这是一种无力感,憋着怨气却无法改变的难受。

我们不再相信承诺,或哪个议员的政治理念。我们开始崇尚死亡,期待补选。因为善行总在补选前开始,补选后结束。情人节就要来了,口袋剩下不多。当10仙变得无比的重要时,糖果显得分外诱人,即使不是很多,至少不会太难过。不要问通膨是谁的错,只问派的糖果够不够多。

但是这么一来,代议士的角色逐渐变相,供应与需求的连锁反应令一些人近视加深,把一毛钱看得比牛车轮大,模糊了视线。所谓的“美好感觉”是要给国人制造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所有的天价大型计划不过是一小部分人受惠,大部分人受罪。但是我觉得,物极必反,有一天牛逼了,就知道“离开旧爱像坐慢车/看透撤了心就会是晴朗的”。所以,我们只想和布城的情人分手快乐,新年快乐。

“爱可以不问对错/至少有喜悦感动/如果他总为“自己”撑伞/你何苦非为他等在雨中”。

宣言听多了会腻,但是丁能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挥春挥出一个“换”字,至少有点喜悦和感动。“换,是要社会破旧立新,只有换,才能抛弃旧思想,旧体制。换,是要国家焕然一新,只有换,才能迎来新格局,新政治!大地要回春,万象要更新,丁能人,请大胆『换』走国阵,迎来民联的百日新政!”

如果所有空头支票都无法兑现时不得不作出一点改变的话,我希望那是分手快乐,和腐败分手快乐,和煽动种族情绪分手快乐。简而言之,是和国阵分手快乐,新年快乐!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4/1/2011稿)

评论

hi 杨艾琳
忽然想起308時大唱“改變”Change~~~.
原來“換”和“改變”沒什麼大不同。

如果叫“脫掉”,配合杜德偉的勁歌勁舞多好。
但,我們的道德情操又顧慮太多。

正經一點好,揮筆寫下:【換】。隨即,掌聲響起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