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板着面孔讲了一个笑话

悬案?我一时回不过神来,松本清张来了。推理小说主角赵明福横尸沙亚南商业大厦的5楼,一年半后,他的魂魄依然徘徊在那座大厦,从楼上到楼下,他冤魂不散,偶尔回家看看苏淑慧,望着儿子赵尔家的脸庞,想亲,却亲不到他。但多数的时候,他的怨气依然困在雪州反贪会总部里,因为他在等待那一场雪。但是一年半后,那么多的冤屈都得不到昭雪,含恨却不能去。

捏一捏大腿,松本清张走了。这么一个阴冷的下午,雨下得很哀怨。开启电脑想看看赵明福一案的裁决,荧幕却显现“悬案”两个字。如梦如幻,没有什么比这暗红渍痕更真实,却没有什么比这裁决更荒唐了,连松本清张经过,都哼一声,掉头就走。到底是suicide还是homocide,任何一side都好,其实大家心里已有个底。只是经过了一年半冗赘的审讯,花费了金钱时间不说,单单赵家大大小小,和关心赵明福一案的平民百姓,还有维护人权的国民,更别说追求公道的愤民,“悬案”未免太忽悠我们了吧。

既然悬案是个推理小说的名词,太fiction了,那咱们用non-fiction的中文来翻译“open verdict”一词,就是“存疑裁决”。可是我的法律知识很肤浅,所以用最便利和快速的途径,上维基查了一查。原来“存疑裁决”是表示死因可疑,不过死因不明,通常用在无法找出动机的自杀案。“存疑裁决”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作为审判的最后一着。

这样的判决像是法律板着面孔讲了一个笑话。赵明福死得离奇,查案过程复杂,看起来学问很大,怎晓得验尸官说了一个很逊的笑话,以为大家听了笑话笑过就算,未免太低估人民的智力和耐力。

“在崇高的平等之下,”法国作家Anatole France说过,“法律同时禁止富人和穷人睡在桥下、在街上乞讨和偷一块面包。”在一个法制完尚的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应该是平等的,人权应该有保障,该破的案就该破,该判的罪就该判。无论是suicide还是homocide,审判都不应该被任何因素影响而take sides。任何执法人员都不可以有刑求之便,让法制下的人权蒙上黑色的面纱。

请解释赵明福颈上的伤痕,因为一年半的审讯换来荒诞的裁决,只会令人民对任何影响裁决的势力心灰意冷。而冷,往往是群众最强大的力量。你感觉得到背后那凛冽的寒风了吗?别回头,明福在看。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5/1/2011稿)

评论

匿名说…
法国作家Anatole France说过,“法律同时禁止富人和穷人睡在桥下、在街上乞讨和偷一块面包。”

这一句话,不就反映了法律是没有公平的吗?富人需要睡在桥下?在街上乞讨?或偷面包吗?

我国的司法界之所以会有这种判词,是因为这件事,高度政治敏感。

人民的司法意识也不高。
moot说…
其实那掩饰庭本来想说, 是地心引力杀了赵民福,帮凶是牛顿。 不过牛顿早已经死了,所以。。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