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的小说搬上银幕


这个题目不是我杜撰的。凡是熟悉本地音乐创作的人,都很可能想起这首歌,尤其在这『痛心友情变质』的时候,特别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梦醒时分。

『就在一九八某年有时远在天边有时近在眼前』,陈绍安捧着一支吉他在台上用他那福建腔的业余歌手嗓音,唱出:『古龙的小说搬上银幕/男主角是非常残忍的动物/有时砍掉我的腿/有时砍掉我的手/有时砍掉我的头/当漂亮的阴谋正在酝酿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得很温柔/在变幻无穷的舞台中扮演楚留香和陆小凤。』

说文人好夸大,一点都不夸。陈绍安除了当年客串写歌,至今仍是一位文字工作者。无论是一九八某年或二零零九年,武侠小说里砍手砍脚砍头砍蔡砍翁的镜头,即使真的搬上银幕砍个痛快,最终也会被电影审查局砍得干干净净,观众在大银幕上看不到的,只好买翻版碟或上网看个过瘾。

文字可以诠释,文字可以暗示。到底文字是真的,还是人是真的。把人写进了字里,字也就活了。文字活在人的日子里,人却活在文字里。无论翁总还是不是翁总、蔡头还是不是蔡头,很多事情还是意『廖』不到、许多是非还是『芬』不清楚。

『在动荡的江湖中/常有虚伪的英雄/把我们的美梦涂成灰色的天空』。文字爱怎么写就怎么写,读者爱怎么读就怎么读,即使身不由己,也事不关己。可是从政一点都不文艺,从政反而是权势的瘟疫。

是雷同抑或巧合,这首一九八某年的歌有一段说:『某一个大人物在某一个领域扮演三少爷的剑』。江湖无处不在江湖在心中,所有的恩恩怨怨,毕竟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权势?所谓武林的刀光剑影,英雄是真英雄,义气是真义气,忠奸黑白分明。偏偏政坛上的权势游戏,只有飞檐走壁的比拟,没有侠义正气的风云。

只要谁愿意『问君能有几多愁』,必有人答『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果真如此,满满一江的愁,长长向东的痛,那么满那么长的愁和痛,简直教人活不下去,更何况是留下不走?文字夸大的毛病,即使比刀还利比剑还锋锐,一旦古龙的小说搬上银幕,恐怕男主角的面目越来越模糊。无论是《流星•蝴蝶•剑》或《三少爷的剑》,天剑和绝刀只活在纸上,人间不见楚留香。

(本文刊登于21/10/1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匿名说…
我个人更加偏爱陈的那首《挥剑》:
“在五百年五千年五万年前,那骑着马挥着剑奔驰的少年……”
英雄造时势的时代已不再,呵。
——长璜
爵士风云说…
这首我倒想不起来。歌、武侠、政治,毕竟不是流星、蝴蝶、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