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第二春

新新人类有个特征,就是集中力持续时间很短。不说读书破万卷,读过经典文学的年轻人几乎灭绝了,看轻阅读短篇小说的有一些,连夜抱着安伯托艾可的《罗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500页长篇小说啃是疯子干的事,即使看轻松张曼娟也给新新人类笑话,嫌土气。

新新人类很自我,只读他想读的。看《红楼梦》不如上网浏览发春梦,读《水浒传》不如想不做就很多钱赚。他要和别人不一样,衣著行为标志着个性。不过别以为他没有主张,他和一小圈子人有着共同嗜好,你别指望他跟循你设下的规范。

这么一来,文学作品的生涯走到了瓶颈,文学杂志的生命早已枯竭,无论多么坚持维护传统的文学方式都好,最终还是落一场空。可是,要说阅读风气差其实不然,只是阅读的方式换了个方向。

台湾诚品出版的《好读》杂志去年出版三月的第85期后停刊,一直到今年二月改版重发,文学只占杂志的一小篇幅,但是阅读的讯息潜伏在其他主题的字里行间,可见编辑用心良苦,经观察爬梳后,针对新新人类强调个人风格的趋势从新出发。

美国亚马逊在2007年推出的电子书Kindle改变了阅读方式,面积比一般英文平装书小,上网购买再下载书籍内容。如今Kindle增加中文显示功能,方便中文读者使用。然而,这只是文字作品换了件时髦外套,和最火的科技酷玩挂钩,帮传统书籍设置另一个阅读管道。

然而,真正的新生代文学内容和格式改革,相信会从一『本』杂志开始。杂志名为《Electric Literature》,创办人是两个美国的年轻小伙子,38岁的Andy Hunter 和26岁的Scott Lindenbaum。读者可以从传统平面杂志、Kindle、电子书和iPhone阅读此杂志。EL下个月开始推出有声读物版本,同时,一位叫Rick Moody的作家将连续三天在Twitter “tweet”他的小说。

第一期的EL在六月推出,阵容包括了《The Hours》的作者Michael Cunningham,因内容具高水准和革新的行销方式,获得各界的好评。『每个人都在使用减缩的文字格式,可是文学还未作出转变配合。』Andy Hunter说:『短小精悍的创作才能在这忙碌的时代发挥作用。』

两位编辑标新立异地邀请作家创作一个句子让动画制作人诠。简短的句子配上一、两分钟的动画,文字精彩,摄像生动,激发联想,不止为严肃文学找到出口,还与其他艺术格式联手合作,垂死的文学寻获一线生机。

既然现代人生活离不Facebook、Twitter和手机,在新科技媒体创作就要具备新新人类精神:『我和别人不一样。』出版界的低潮是无需默许的,只要想象无边界,不保守不执作就好,谁说文学不能破格思考创新格呢?

(本文刊登于30/10/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yong说…
這也好,永遠落後的國人,可以以古代人的情懷,悠遊在電子世界。剛剛寫給星洲四百字的影評及兩百字的小品。(莊若)
杨艾琳说…
原来是莊大侠!说到电子,大马人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我上itunes买EL的手机版本,信用卡资料全附上,结果kaput一场空。科技不卖给本国的人啦。

在等你那部精彩的杰作!
yong说…
我剛說的兩百字剛給退稿,還須努力。
是我的錯,要訓練一種簡單的,讀者「一點就透」的寫作手法。不能迂迴轉折。
暗示,意象?想死呀。
即將年過半百,開始品嘗給人退稿的滋味了。
品味,還是老問題,這是國恥。但無能為力的,你說是嗎?
杨艾琳说…
谁胆敢退你的稿?那个人有问题啊?这么说吧,时评界的高手大部分SPM中文没考到A,包括我在内。一板一眼的人太多了,懂隐晦的艺术的人更少,意象是受保护动物,品味是溶化的冰川。

不赏识你的文章的人根本不配读你的文字。
yong说…
喂,別激動。街上賣菜的,便讀不懂意象了。
錯的是我(別以為我反諷,真的這樣認為呀。)要寫得老嫗能解,須要自我調適,寫得深入簡出。
我SPM中文倒是拿A的,STPM敢敢考BIO,全軍盡墨。
杨艾琳说…
大侠看得开,难怪打不死!浅见以为,不同文字针对不同读者,读者不同层次,作者也一样。若大家都同个层次,岂不闷得发慌?
杨艾琳说…
突发奇想,不如创作192个字,其他8个字只要有『正义至上』和『情在人间』,退稿机率可能比较低,哈哈!(损人不利己,不过很快乐!)
yong说…
叫我小二好了,大俠笑死人。
其實這是文字技術訓練,我樂此不疲,正中下懷,沒得怨的。
杨艾琳说…
小二,来道意识小菜,五两品味!
yong说…
小二剛失業,是前小二。
不久前,剛給人酸菜名太文藝呢。
冇眼睇。
可見吃飯的人也不同口味。
杨艾琳说…
那就卖酸菜吧。从一级酸味到九级,“让我一次...『酸』个够~~”。
yong说…
肚子好餓,還跟我提酸菜?
前小二這就出去吃飯。
嗨!你好,同在东方龙门摆阵的芳邻,进来打个招呼。
杨艾琳说…
郑先生,前两天看你当今的标语比赛,笑到下巴痛,我是你的忠实读者啊!谢谢光临寒舍!
艾琳,叫我云城好了。 世界真小,庄若还是我中六大我一届的同学。

咦?你怎么知道我SPM没有拿A?:-)
杨艾琳说…
那我就不客气啦,云城!关于SPM我胡诌的啦,对号入座就不关我的事哦,嘿嘿。很高兴认识你!
yong说…
雲城,
跟你說聲哈囉,我也是你的Fan屎咧。
杨艾琳说…
小二,你那间名校才子不少啊,除了小二、云城、「女」导演,还有谁啊?
庄若,开玩笑了,什么Fan屎,真的好久不见。
艾琳,还有一个名人,蔡添强,跟我同班一年。
yong说…
楊艾琳,
女導演跟我同校(St.David),但不跟云城(GBS)也不跟蔡添強(公教)同校,嘿,昏了吧?

雲城,
賣教科書的聽說很怕見到你,最近我在寫兒童小說,可能要避免說「我的朋友鄭雲城」了。
十多年不見了。最近見到另外一位「我的朋友蔡添強」,前一回遇見的時候,我在「另類音樂人」他剛從澳洲回來楊小姐還在美國念書吧,時間更久。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