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 IS IT ART?


伦敦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曾经是鸽子的天堂,游客最爱从袋子抓一把饲料,伸出手让鸽子站在手上喂食。近年来官方设下广场禁卖饲料的条规后,鸽子数量逐渐减少,但是在广场的西北一角却热闹起来。

原来特拉法加廣場的四个角落各有一个石台子,是专建来摆放雕塑的基座。其中三座几十年来都摆着历史名将的雕塑,唯独西北一角的基座空着。1841年建基座是准备立上威廉四世的塑像,后来缺欠资金就一直搁置着。

到了1999年,皇家艺术学会构思一项计划,用这个空缺的空间展示艺术家的作品,名为『第四基座』(The Fourth Plinth)。今年,不到60岁的英国雕塑家Antony Gormley在竞标中获胜。他的艺术理念『One & Another』邀请群众参与创作,在100天内,每天24小时,每人一小时的接力演出,表演者登上诺大的基座,毫无限制地自由表演,条件是只能独自上台表现自己。

Antony Gormley认为,当人离开地面升到更高的基座,躯体变成一个隐喻的符号。尤其被特拉法加廣場的历史名将塑像围绕时,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登上舞台,将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展示人性的脆弱。

于是有的人为慈善机构静静地高举着牌宣扬理念,也有站在基座上拿一只小相机拍摄台下群众的人,有个女人穿着可爱的黑白裙在台上每分钟放一只气球,另一个女人撑了一个小时的黑伞。有人站在基座上拿录像机,一面录像一面讲解当时的情形,再上传YouTube。还有人高举一块牌子,写着自己的手机号码,接一个小时的电话。有个年轻人拿着一块小黑板,用粉笔写了:『BUT IS IT ART?』

一位西蒙先生把活人雕塑表现地淋漓尽致,半夜一时整装登台,接着脱掉上衣,然后长裤。过了一会,他居然把身上仅存的一件底裤也脱掉了。台下观赏的群众立即欢呼,手电筒光芒四射。结果因警方的要求,主办当局只好通过扩音系统说:『西蒙,你必须穿上衣服,否则警方要求你下台…对不起老兄,穿条裤子吧!』

『One & Another』将持续到10月14日,除了西蒙先生的大胆演出,也有在胸部绘图的半裸女人,和穿鱼网丝袜高跟鞋的男人。艺术之鸽和平飞来,排泄物难免制造不快。舆论对这个标新立异的艺术理念有赞有弹,毕竟艺术没有绝对,有了自由的发挥空间,才能激发萌生新创意。

(本文刊登于9/10/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真想把这篇文章转贴到我那里?
什么时候再写您爷爷的故事……当然,最好不是类似"画家死后才出名"那种令人沮丧的东西啦!一笑。
顺便跟你打个招呼!
爵士风云说…
蔡先生,久仰久仰!看你写艺术的专业水准,非常敬佩。拙作欢迎转贴,虽然写得马马虎虎。至于祖父,想好好地写一篇,只是担子重了些,了解不够多,没机会和他相处,可能得把老人们找出来谈话。
匿名说…
连夜赶工,搞定了。
有空去看看,倘若有不满意之处,敬请告知。
顺便多嘴一下:你是不是曾经为画家杨建正写过一篇文章?如没记错,该文刊登在《星洲日报》,作者署名“艾琳”!
——长璜
爵士风云说…
真好!图片很美。谢谢!Antony的Angel of the North很有意思,有机会想看看。
是的,1985年的文章,蔡先生记得,很感动。从小跟杨建正学画,他的思维方式对我的影响蛮深。那年算是他的巅峰期吧。
匿名说…
“巅峰期”?如果你所说的能够算数的话,那画家现今的努力岂不是非常那个……
我认识建正,他对自己的东西一直都有很高的要求。千万别在老师面前讲!呵呵!
又,你的那篇文章让我对其观念和画作留下深刻印象;我当时只是一名中学生,开始跟家乡的一个老师学水墨画。
——长璜
爵士风云说…
『“巅峰期”?如果你所说的能够算数的话,那画家现今的努力岂不是非常那个……』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我很有兴趣知道。
匿名说…
你说:“那年算是他的巅峰期吧。”
惟,对于一个仍不断努力思考和探索的艺术家而言,想必并不希望自己这么快就到达“巅峰期”吧!如此而已。
个人陋见,请勿介意。
——长璜
爵士风云说…
说得好,我这么说有欠公道,之前所谓的巅峰期和曝光率的关系,实在无法判断一个艺术家的成就。是时候找老师喝茶聊天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