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手机写稿

用中文输入手机短讯已经相当麻烦,按了拼音再选字择词,比输入英文短讯慢得多了。若用手机打一篇稿更耗时费神,虽见过年轻小伙子用两只拇指,宛若蚂蚁摆动触须与同类交谈,以神奇的速度发短讯,不禁叹为观止。

认识一位大提琴教师,她授课时这么介绍和我们相依为命的拇指:『我们握弓时用四只手指,而拇指基本上一无可取之处。』我不会拉大提琴,但是她的说法我不能苟同。欠只拇指,怎么握弓?英文的说法took for granted很贴切,看来专家偶尔也会忽略一直以来默默贡献的小角色。

除了握弓时的平衡作用,拇指已拥有它自己的粉丝,形成『拇指文化』的流行时尚。我们用拇指发短信、玩Playstation、用手机上facebook聊天,把拇指肌肉锻练得快而有力,代替用口交谈,取代握笔书写。

南非有一种乐器叫Kalimba,大小如一本英文平装书,是一块木制的共鸣箱,装上不同长度的金属条,弹奏时双手握住琴,用拇指按金属片就能发出声响了,弹法恰似按手机。若是以上那位大提琴教师教起Kalimba来,她或许会说:『Kalimba用两只拇指弹奏,其他八只手指是废的。』

没了拇指,吃了香喷喷的炸鸡怎么能好到吮手指呢?没了拇指,看到『拇指族』拇指俩神速仰卧起坐时,怎么竖起大拇指赞好呢?

我们Took for granted的事物太多了,比如用来走和跑的双脚。男人没到紧急关头,需要用来逃时才想起它;女人没到穿短裙时,想秀美腿才珍惜它。而我,在看到折断的小腿骨头,从裂开的皮肤血淋淋突出来时,脑海展现猪肉档的画面,大大块的煲汤骨下水时冒泡蒸发,我只能握着我父亲的手,说:『没事的,爸,救护车来了。』爸躺在地上,没看到自己的伤势,还一径吩咐我记得给救护员一些钱。

我们往往在乎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忽略自己的身子甚至滥用它。我们总会计较别人对自己怎么样,却忘了对自己的健康好一点。我们很在乎亲人是否心疼自己,却给深爱自己的人太少时间。

想起我表哥。当年四人帮的时候,我二姨丈是知识分子,被捉去劳改。他儿子当年还很年轻,有一天从工作单位那栋楼的阳台掉了下来。官方说是自杀,真正原因始终都是一个谜。就这样,我二姨从此精神不对劲了。表哥叫野苗,我可没见过他。

父母亲常说想去中国哪里找哪个亲戚,而我总推说很忙。这时在医院用手机『按』稿,我只想待父亲康复,行动自如时,陪他和母亲去找想见的人。

(本文刊登于2/10/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真的啊?你这篇文章真的用手机写的吗?你手机的记忆容量还相当大哦。是用iphon吗?
普通手机打中文是比较麻烦的,因为它没有像电脑里的输入系统般,是智慧型的,可以连续打整整十个字后才输入,所以手机的中文键入速度明显慢,iphon应该比较好吧?
手机用来传短短的简讯就好,写文章还是乖乖回到电脑去吧。不过,手机用来写写短诗好像还不错的。
正掌心说…
愿令尊早日康复。对爱的人及时行乐/孝是大智慧叻。
爵士风云说…
还是用手机谢谢掌心兄关心,山城客,有谁会故意选择用手机写稿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