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简单心态


街边来了个玩民族乐器的艺人,一群人围着看得叹为观止。刚巧一位唱片制作人经过,说:『走,我帮你录个人专辑。』后来经过精心造型和包装,出了三千片光碟,怎知五百片也卖不出去,于是艺人带着他的民族乐器走回街头。

在朋友的博客看到他女友的画,餐桌下躺着两只自己养的猫,很简单,很居家。可是不知怎的,心里很感动。有一种美不需要流派,这里毕加索的抽象会显得造作,莫纳的印象派太遥远,只因为它和日常起居有着切身的关系,我们才会心动。

台湾导演侯孝贤谈台湾新导演时,说:『他们从小看很多电影,所以一拍电影就迷失在电影里,变成拍“电影中的电影”,确切的生活和感受反而不是知道太多,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所以我觉得做导演“有抗体”很重要。要一个强大的自己,不被其他东西影响,不为太多背后的东西,还原最初的简单心态。』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看贾樟柯的电影心灵震撼,虽然他没有张艺谋后期《英雄》的浩荡气势,却比张艺谋早期的《秋菊打官司》更草根,更朴实动人。

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演出阵容里有个陈冲,但是专业演员最终比不上一个工厂职工的真情流露。那个叫侯丽君的下岗女工,坐在公车上讲述和母亲回辽宁探亲的故事,说着说着,她还未热泪盈眶,我这看戏的已潸然泪下。

有时和朋友聊起音乐来,总说如今做音乐比以前方便,歌手、作品、类别摞起来比双峰塔还高。偏偏我们想念70、80年代英美流行乐的好旋律,那种即使没有配乐,单单清唱就能令人扪记在心的简单旋律。

如今人们厌倦了过度设计精心策划的作品,看了太多大银幕哈利波特的奇幻,换个方式独自在电脑前观赏15Malaysia的独立短片,感觉反而踏实。我们的生活多姿多彩,二十四小时的色声光影和资讯,却教欲望更贪婪。虽然随时都有新鲜话题让人眼睛为之一亮,人与人之间始终隔着一个冰冷疏离的世界。

或许,做任何事情做到一个地步终会深陷其中,执迷不悟而忘了初衷。政客忘了为民的热诚,商人忘了从商的道德,华教战士忘了献身的志愿,文化人忘了艺术的感动。

那反复不停的斗争,不是势不两立就是你死我活。种族冲突、示威游行、互相猜疑、提防算计。如今一切油渍斑斑,简单心态已破旧泛黄。我们日渐困惫,肃清不了脏兮兮的世俗辛酸。

林夕的《幸福摩天轮》写着:『当生命似流连在摩天轮/幸福处随时吻到星空/惊栗之处仍能与你互拥/仿佛游戏之中忘掉轻重。』即使林夕的诗境宛如梦呓,但愿听到的人眼泛泪光,唤醒最初的简单心态,触动蒙尘的初衷。

图:最后的豆蔻村(东方日报)

(本文刊登于11/9/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Grace Lim说…
越少越好
越多越烦恼 ^O^
小傻强说…
这里买能到《二十四城记》吗?

贾导的戏应该没人翻版吧。
爵士风云说…
除了正版翻版,还有一种方法。
小傻强说…
我下载戏都坏了几个硬盘,怕怕。
爵士风云说…
听说有些人有两架电脑,一架烂的用来下载和看美女,一架做正经事。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