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总和庙走单了


贾樟柯最新的一部电影《二十四城记》,以虚构和纪实的混合风格,描述在成都国营军工企业,代号『420』的飞机引擎零件制造厂的三代人生活经历。有一幕,副主任宋卫东说起厂子基本上是个完整和独立的世界,工业园里的小孩从幼儿园、小学、初中到高中都在厂子里的子弟学校读完,厂子里有电影院和游泳池,夏天还生产汽水。厂子里生活自给自足,可以说和成都没什么关系,实际上也不用跟地方上发生什么联系,除了打架。

东郊这一代民风特别强悍,所以地方上的小孩常跟厂子的小孩发生冲突而打架斗殴。偏偏厂里的小孩一出来就一大群,地方的小孩则分散在周围,总是打不赢厂里的小孩。于是他们就想出个招儿打伏击战,趁厂里的小孩出去人少了,或万一走单了,就跳出来抓住痛打一顿。

宋卫东三年级的时候刚学会骑自行车,就把他爸的凤凰28偷骑出去。骑着骑着,不知不觉骑远了,如他说:『骑出420的势力范围了。』正想往回撤的当儿就被一群小孩围堵,抓住他押到孩子头那儿。他心想挨打是逃不过了,只希望救得回父亲那辆自行车。没想到孩子头只跟他说了一句话:『我,看在今天周总理去世的份上,我饶了你。』

导演在一篇王樽的访谈里,说起他看电影和打架的微妙关系。80年代的贾樟柯正值青春期,几乎天天都泡在录像厅看港产片,胡金铨、张彻的戏,还有吴宇森的《英雄本色》。看到激动时走出录像厅就想找人打架,说是看了戏热血沸腾,里面的暴力因子比较活跃,走在路上遇到同侪,故意肩膀一撞就打起来了。

我突然想到兴都庙搬迁的事,其实不是从19区搬迁到23区的问题,也无关兴都庙的150年历史价值,而是庙迁出『兴都教徒势力范围』,建在『一个穆斯林为主的地区』,走单了,以至遭暴力因子比较活跃的牛头示威者『伏击』。

这么说,翁总也是走单了。在马华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下,某些党员养成了一种习惯,躲在舒适的壁垒背后,促成贪污腐化的歪风横行。如今改革派走出『势力范围』,侵犯了地方上党员的安乐地带而终遭围剿。却不知这种不惜代价保住马华一成不变的习惯,随时间增加,破坏力愈强大。

贾樟柯说过:『中国的问题在于历史,也就是如何面对过去。』五十年来家国如一梦,从荣耀到腐朽,真正付出代价的是谁?戏里有个舞台背景是长城和两排对峙的飛弹,台上却有两个人在打羽毛球。

骑出势力范围走单了,只好等待奇迹。贾樟柯后来看了《黄土地》从录像厅出来,突然变得有事干了,不想打架想当导演了。若要当导演,就当一个像贾樟柯一样革新求变的导演吧。

(本文刊登于9/9/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说不倒翁还是倒翁,
说吃肉不好蔡多吃,
说不内斗被人看衰,
说为六百万人利益,
说的尽是有头没尾,
说的是政客一丘貉,
说的是翁总走单了,
说的不是千里单骑,
说的是他孤军突围,
说的他被众叛亲离,
说着说着自己睡着。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