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密码狂想家


惊悚大师史蒂芬金在一所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致辞,说:『若我十年后出现在你家,发现你床头桌上除了丹布朗之外,没有其他书籍,我会喊着把你追到巷尾:『你的书在哪里?为什么你靠相等于知识分子的Kraft乳酪通心粉过活?』

Kraft乳酪通心粉是老外版快熟面,容易烹调老少咸宜。史蒂芬金这一番话听来似乎在调侃丹布朗,事实上他曾经自嘲自己的畅销小说『相等于文学的麦当劳巨无霸和薯条』,为通俗小说无法登大雅之堂的命运唏嘘。

丹布朗传承了Umberto Eco以符号学为基础的作风,勾勒出曲折离奇的小说情节。虽然丹布朗始终无法好像Umberto Eco一般,踏入严肃文学的门槛,和史蒂芬金一样得不到主流文学的肯定,但是能以杜撰和捏造的小说名利双收,旁人怎么评价似乎不太重要。

续全球销量惊人的《达芬奇密码》,丹布朗的六年心血《失落的符号》(The Lost Symbol)在9月15日凌晨摆上书架。首卖的操作模式与《哈利波特》大同小异,上市几个月前就开始在网络和媒体宣传,先制造话题,却故作神秘只公布书名而内容保密。后来封面曝光时,引颈期待的读者未读小说就纷纷急着解码了。因为丹布朗出版《达芬奇密码》时在封面埋伏了四处密码,所以新书的封面数字和拉丁文,加上封蜡章就足以令读者好奇,试图猜测这回的密码解的是什么谜底。

当年我也凑热闹买了本平装版《达芬奇密码》,结果一口气读完了,甚至为了求证丹布朗引述的达芬奇画作而翻遍旧藏书,把二十多年前买的中国版达芬奇画册找出来,即使印刷不够清晰已足以教人惊叹小说指出的种种诡异画面。结果密码如蛆付骨蠢蠢作祟,我陷入怀疑论的世界而分辨不出虚构与真实的界线,却不得不承认,丹布朗不愧是个讲故事高手。

《魔鬼诗篇》的作者Salman Rushdie曾经在堪萨斯州授课时,评说《达芬奇密码》是一本『极差劲的小说乃至败坏了小说的名誉』。然而,读者是不搭理一部小说的文化标签的。所谓『主流文学』或『通俗小说』只是文学评论界的执着,读者凭的是最畅销书的书目购书,只要情节精彩容易消化就得到满足。

据说丹布朗的母亲是位音乐家,父亲是位数学老师。每年圣诞节,父亲不照传统把礼物摆在圣诞树下,而设计一系列谜语让丹和弟妹寻宝。丹布朗生长在充满『codes, riddles and puzzles』的环境下,自然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密码学和怀疑论的熏陶。

换着是你,你想当个著作摆在书架上蒙尘的纯文学作家,还是和读者玩crack the code游戏的排行榜榜首crackpot作家呢?

图:五岁的丹布朗(MSNBC"Today")

(本文刊登于18/9/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Grass说…
著名作家就是能把真实历史融入故事中,金庸也一样。

我是普通人,太纯文学总觉得提不起劲看。。。
爵士风云说…
哈哈,看来你也和我一样,被这些天才搞到历史和虚构混淆了。书啊,好看就好,不就这样嘛。
Khien Hwa说…
我喜欢做后者。
爵士风云说…
Grass会买你的书。嘿嘿。我等你送。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