涧水尘不染,山花意自娇

既然共用一口井,城里的老百姓理应维持井水干净清澈。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悄悄的往井里抛垃圾,甚至吐口水,完全无视于井水乃维持城民生命的泉源,抚育下一代的甘露。井水浑浊,急坏了卫道人士。立即发动水井净化行动,除污除臭。有人纳闷,弄脏井水的人,难倒无需饮水?于是派了个暗探,日夜跟踪,方知原来这些人勾结外商,私自运营价值昂贵的保特瓶装矿泉水,供后庭的猪老三和狗老四享用。

混淆法则?混浊水质?混然搅和?混沌作恶?当老白姓为了鱼龙混杂而纳闷愁怅,猪老三和狗老四依然无法无天的兴风作浪。城里的小孩喝了井水肚泻作呕,病的病,死的死。卫道人士也呕了,可是呕心沥血啊。有说涧水尘不染,山花意自娇。如今井水尽污染,山花自萎落。

古时名人个人癖好五花八门,比如嵇康好打铁,晋文帝喜欢查看老鼠踪迹,何晏好穿妇人衣服。魏晋六朝士人王粲爱听驴叫,王粲死后,曹丕带着文武百官到他坟上去拜祭,对大家说: “王好驴鸣,可各作一声以送之。” 于是满朝文武坟前一片驴鸣,响遍荒野。

城里传说有一才子,堪称状元状元再状元。癖好收集科举状元及第,独具一格,惊世骇俗。才子闲来在后庭与猪老三和狗老四饮“泉水”思“状元”,举杯痛饮即思念王粲效仿王粲,对天驴鸣。猪老三和狗老四不干示弱,纷纷随之长号,闹得鸡犬不宁。

清晨薄暮,市集人来人往,唯独一老翁,蹲在墙隅昏暗的影子里。听到远处传来的驴叫声,不禁对井而泣,愤慨而戚。回忆当年,一群壮汉掘井造福市民,伤的伤,逝的逝。当初掘井,仅仅为汲水,而为百姓牺牲,坚贞不渝,此谓不朽。如今一班驴猪狗才,为所欲为,横行霸道,欲独占水井,或以水井牟利。老翁为井付出了青春,如今竟把老翁辞去,逐出土生土长的城镇,数十年心力膏血,付之东流。

老翁对井长叹:吾人事小,水井势危。《易》曰:节以制,不伤财,不害民。既然共用一口井,城里的老百姓从此轮班护井,订立章程条例,法治汲水,确保井水映的是天空无际的一片蓝。远处传来的驴叫声渐弱,甚至有些走板走调了。

(本文刊登于3/10/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