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嘉在漫画伊朗

两年前翻阅“好读”杂志时,一系列的黑白漫画吸引了我。画法粗拙,毛笔蘸墨寥寥数笔勾画伊朗人的内心世界。当时心想,这个玛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究竟何方神圣?世俗模式化的伊朗女性,应该是披着头巾,乖巧的在厨房烘烤面包馅饼。然而,她漫画里人物的眼睛是明亮的,愤怒的,随时会跳出来叉腰朝你脸上溅口水怒吼。

昨晚看了她制成动画片的《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改编自同名的自传漫画。一般人在“CNN刻板印象”的影响下,伊朗跟宗教、战争和石油画上了等号。《我在伊朗长大》从她家人的角度简述伊朗历史背景,衬托出玛嘉的成长过程,有天真,有叛逆,有宣泄,有委屈。她走在宗教压抑气氛浓重的街头,向神秘鬼祟的路边男人购买藏在大衣里的Iron Maiden,回到自己房里,摔掉头巾,拿起球拍当电吉他疯狂的沉浸在重金属摇滚乐里。

伊朗是个禁欲的国家,当玛嘉在街上赶时间跑了起来,却给执法人员截住。“当你跑时你的臀部不停的抖动,会引人遐想。”他们说。记住,玛嘉当时和平时无异,穿着黑纱披着黑头巾。于是,她凶巴巴的瞪眼喷了他们一脸的粗口。

这些动作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甚至跟自家成长中的女儿有点相似。据后来移居法国的玛嘉说,她和一群华人一起看周星驰的电影《功夫》,看字幕慢半拍的笑声,与在座的华人无异。喜怒哀乐是可以跨越人种的,两种文化是可以相近相连的。

看完戏心里正感慨万分的时候,朋友传来一则短片。一个移居加洲的美国阿拉伯裔心理学家,在2006年的Al-Jazeera 毫无忌惮的说了宗教极端分子不想听的话。荧屏上她理直气壮的道出对立的冲突,是中世纪的思维与二十一世纪的思维,是维护人权和侵犯人权的,是当女人是禽兽和当女人是人类的,是蛮夷与理性、自由和压抑、民主和专制的。一个宗教把人类分开两边,信他与不信他的,再以暴力强制他人相信他的同时,已失去了人类对他的尊敬。“兄弟,你可以信仰石头,只要你不用它抛在我身上。”

玛嘉·莎塔碧和Wafa Sultan大声说话,让我们听见了伊朗女性沉默的声音,宗教与专制压抑下的不平。《我在伊朗长大》有一幕我不会忘记。玛嘉的婆婆说:“恐惧让人丧失自觉,把人变成懦夫。你有勇气,我引以为荣。” 人家说自由是有代价的,其实自由是无价的。

(本文刊登于24/10/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