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木里的酿豆腐


中华巷的酿豆腐很好吃。这说法至少也有20年的历史吧。曾经好吃的东西,吃一段日子,好吃捧上了天,供成神了。久而久之,食不知其味,意识里信仰的理念操纵着食欲品味,中华巷的酿豆腐真的很好吃。

读XX日报读了几十年,读成了习惯。就这份报章看了舒坦,就这份报章报导真实不虚。一根筋的愚顽盲从,每句话当经文朗诵当经典顺服。不知不觉跟着XX日报喊口号,喊得口号吹捧成真理,心里还真相信自己因此而圣洁。

某某的评论写得很好笑,浅白易懂,他说的话肯定没错。于是害怕揭开伤口探个究竟,墨守成规的保持某某推崇的立场,反正有立场好过没立场,既然自己分不清青红皂白,就拜某某做耶稣乖乖做信徒读某某的文字当圣经吧。

传统的道德规范没有飞檐走壁剑仙狐怪的惊悸。老师说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因为它有被肯定的价值。于是我们受观念约束被传统左右,也不思虑它是否陈旧过时,是否落伍于时代。因为呼吸是容易的,吐纳是难的。粉碎多年的信念而创造新的理念,冒险如敲碎一尊神像渎犯罪不可赦。

因惯性的惰性弄得脑袋不清不白,几十年前的观念像一件白衬衫,穿了一辈子准没错。不要以为安全就无惊无险,下雪之前的天特别静,下雨之前的气格外闷。当思想被单一化时,人人都跟着一个样板取得舆论的认可。棺木盖上,钉死,活人都窒息变死人。

这怨不得酿豆腐,不能怪媒体评论,更无关传统经典的事。说到底都是市场商品,贵卖贱卖,选择还是在于顾客。商品被加油加醋炒作,道理总是人多的档子一定好吃。慢慢的鉴别能力衰退,盲从磨钝了各种角度,这跟画符念咒的迷信又有啥分别呢?

下回去中华巷,不如试一试巷尾对面孤零零的那档粥吧,搞不好很好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