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痛砍手,犬狂杀犬

檳城于本月14及15日发生两宗疯狗症后,檳州政府掷出令牌,一声开斩!

2万5千只流浪狗狗头势必落地。官方消息表示,至18日止,已人道毁灭了182只流浪狗。

不少爱狗人士反对,认为赶尽杀绝不是方法,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控制疯狗症传染。但林冠英表示杀狗势在必行。

各动物保护组织都纷纷进諫,劝林首长改用注射疫苗的方式预防疯狗症。也就是说,与其格杀勿论,不如为捕捉的流浪狗注射疫苗。

林首长爱民如子,说带菌狗只如「丧尸」,见啥就咬啥。为了保护人民,州政府不得不採取严厉的行动,不得怠慢。

有些人「爱狗如子」,有些则认为,狗乃畜生,鸡鸭可以杀,何以狗不能呢?眾说纷紜,其实都不是如何处理疯狗症的决定因素。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有效地消灭疯狗症。

根据1924年成立,共有180成员国的「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OIE))的指示,要有效地消灭疯狗症,必须遵循这三点:

1.杜绝后患的唯一方式,就是在疫情严重的区域,为狗只注射疫苗。

2.为人类注射预防针。

3.为被狗咬的伤者注射狂犬病免疫球蛋白(anti-rabiesserum)。

「世界卫生组织」(WHO)也表示,为犬类注射疫苗以消除犬类疯狗症,能有效地防止传染给人类。

杀狗方式是否人道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也一再强调「集体疫苗」(mass vaccination)是最有效的杜绝方式,只要在疫情严重的区域为70%的狗只注射疫苗,疯狗症能在犬类间消失,而人类患上疯狗症的病例將减至近乎零。因为当病犬攻击有抗体的狗只时,狗只不受感染,而病犬依然会病发死亡。这么一来,疯狗症会逐渐消失。

换句话说,捕捉野狗后,为它注射疫苗,再把它放回原处,这些有抗体的流浪狗就能自然地打造防疫围墙,从而保障人类的安全。

从这里再延伸到另一个问题,捕杀狗只的方式是否「人道」?

一直以来都有人投诉,市政局捕捉流浪狗的方式不「人道」。「雪兰莪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主席陈秀玲曾表示,捕狗人员用的工具不当。他们使用很尖的铁管,当勒紧绳索时,铁管会刺痛狗只。狗痛时挣扎,员工就勒得更紧。

缴罚款赎狗

陈秀玲2009年接受RTM採访时也表示,人道毁灭必须有兽医执行。以往捕狗后,把狗儿提起来,然后直接在心臟注射,导致狗儿承受极大的痛苦,这是错的。同时,也有不负责任的公司,趁机勒索狗主。

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市政局聘请的捕狗公司员工,是否经过严格的训练呢?我家的狗每年注射疫苗及更新执照,狗牌掛在颈上。多年前一个不小心,它溜出家门,刚巧市政局来捕捉野狗时,我正唤它回家。一车子的捕狗员工跳下车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追。我拚命喊,说这是我的狗,他有狗牌,但是他们完全不理会,把狗儿逼到后巷,一支长棍尾端的绳索往它头上一套,脖子一抽,狗儿惨叫,另一个员工就拿网网住了狗狗,粗鲁地把它拋上车子。

当时还有一只流浪狗,但没捉著,捕狗员工也没兴趣捉。后来我才知道原因。

捕捉狗狗后,员工就说,想赎回狗狗,需亲自到市政局去。跑了一趟市政局,要缴罚款,因为即使有执照、戴上狗牌的狗狗,也不得独自离开屋子范围。但是狗狗不在市政局,需要到狗槛(dogpound)去找。去到狗槛还要缴一笔钱,才肯放狗。那里的狗狗分两处放:没狗牌的一处,有狗牌的一处。没狗牌的会在短期內处决,有狗牌的会搁置一段时间,等饲主来领。

搞了一整天,把狗狗领回家时,它身上脸上满是伤痕,被惊嚇后一直无法放鬆。

这个经验难免叫人担心,为了「不怠慢」而立即下令捕杀流浪狗,在捕捉及人道毁灭的过程中,是否根据马来西亚兽医服务局呈交给全国市政局的「捕猎和毁灭流浪狗指南」,用人道的方式处理这些狗只呢?

手痛砍手,脚痛砍脚,本来就不是根治的方法。与其购买人道毁灭注射的药物,不如购买疯狗症的疫苗,除了为家犬注射,也为流浪狗注射,再它们放回原处,让有抗体的流浪狗自然地打造防疫围墙,才能有效杜地绝疯狗症。

(本文刊登于27/9/2015《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美与实用

致二年级国语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