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B4与C4较劲的非常时刻!

不需要预言家,就可预料到,这次的净选盟4.0会比以往更血腥。回想428的净选盟3.0,是谁安排流氓混在集会人群中滋事,以便警方能采取手段对付集会的民众。当时更有许多出手攻击的执法人员,没有佩戴名字和编号。事后多位被执法人员攻击的受害者现身说法,从掌刮到拳打脚踢,男女一律受武力攻击。也有交警戴上头盔,猛撞手无寸铁的集会者胸膛,直到他堕倒落地。(【428古玛的现身说法】 http://chinese.cari.com.my/news/news.php?id=215508及视频https://youtu.be/8iTrZB-c3gw)

净选盟4.0在国庆日前夕举办,从1MDB丑闻到首相户头那26亿来历不明的政治献金,这是国家领导地位岌岌可危的时刻,质疑1MDB的前副首相慕尤丁瞬即遭革职,内阁洗洗刷刷,谁去谁留,确实是冥冥中被注定了。

地位岌岌可危的非常时刻,当以国家为重,或以个人为先,就要看领导的修养与德行。从2009年首相纳吉上任、2013年连任至今,对于领导的priority,人民心里有数。净选盟从2007、2011、2012到这次2015的4.0,上街的人数及无畏无惧的精神清楚显示,人民要求干净选举的意志是坚定的。但是8年了,内阁一天之内就可以按照一个人的意愿洗刷“干净”,何以国家政治还是肮脏不变?

实话说,钱虽不是万能,但有钱绝对能成就很多事情。任何在普罗大众眼里的“不可能任务”,都能用钱去解决。2012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成功募集10亿美元献金,“政治反应中心”(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表示,奥巴马突破了往届总统的献金记录。三年前在美国的10亿美元与三年后在大马的7亿美元,以美国和马来西亚的竞选规模比较,大马首相需要的献金数额实在令人乍舌。更何况,这笔是浮出水面的献金,是否还有献金潜藏水底呢?不得而知。

通过政治献金未有约束及管理的漏洞,当权者能为所欲为,滥用权力和利益关系回馈捐献者。“政治投资”少则为商业提供保障,多则如以色列利用政治献金操控美国外交政策,间接影响欧美与中东政局。2003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调查显示,只有18%的国家“很少”有非法政治献金,而40%的国家“普遍”皆有。因此2006年,2千名领导人宣称遵循“世界经济论坛”拟定的“反腐败计划的反行贿原则”(PACI),主张公开政治献金来源及数额。

纵然如此,反腐是一回事,现实却是另一回事。人民说自己是老板,民主社会是人民说了算,这是理想的民主社会,但现实何时合乎理想?干净的净选盟也逃不过“需要钱“这一劫,因此百万义款绝对要透明,才能以身作则,揪住来历不明的26亿硬干。

经济学家考夫曼(Daniel Kaufmann)称政治献金之举为“政治俘虏”(state capture),贪污网络操纵政治决策,确保资源能一直照他们的意思运用。试问究竟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才换取26亿这笔来自中东的庞大献金?可见受惠者须确保地位不变,才得以回馈金主。在巨款的笼罩之下,黄潮滚滚而来,明哲保身的26亿受惠者将会采取什么手段对抗滚滚黄潮浪涛?这是B4与C4较劲的非常时刻,切莫低估了对手。

(本文在于27/8/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