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無需再一個Tiffany

《東方日報》報道,斯里蘭卡旅遊促進局高層表示,中國遊客消費能力低,因此建議把促銷方向轉去高端的歐洲市場。

中國方面卻不苟同,認為中國旅客在斯里蘭卡「有錢無處花」。綜合報道受訪者的各種理由,不外是:1)不夠中餐廳;2)沒夜店;3)不良商家坑遊客。

旅者的心態很有趣,縱觀各國的旅者,大可描述成百科全書。可惜百科全書已經過時,而旅者不再是「讀萬卷書不如行千里路」了。

有個年代,西方背包客鍾情泰國,脫下西裝背上行囊,到亞洲釋放自己。他們穿梭于大街小巷雞鴨市場,酗酒抽大麻,時候到了乘飛機回國,穿上西裝繼續埋頭苦幹。

那個時候,西方國家也對日本旅客又愛又恨。領隊搖著小旗桿,帶著一群掛相機的旅客,還未欣賞景點就卡嚓卡嚓一番,嘰裡咕嚕的聲量很大,喧賓奪主侵佔景色。但是當年他們消費力強,老外無奈,只好默不出聲表示歡迎。

元代周達觀前往真腊(柬埔寨),回國后記為《真腊風土記》,除了描述吳哥城,也記載當地民情、經濟及文化。

法殖時期,法國人掠奪了不少吳哥城的珍貴古跡,所以吳哥放眼儘是殘缺的石雕,和不見了浮雕被戳破的牆。如今法國旅客在柬埔寨為自己贖罪,有的留下做義工修補古跡,有的領養柬埔寨孤兒。在吳哥欣賞晚霞的時候,想起自己國家博物館裡的某尊雕像,本該來豎在哪個角頭。

艾倫狄波頓(AlaindeBotton)在其著作《旅行的藝術》(The Art of Travel)說到旅者對目的地會預先有期望(anticipation)。他說了個讀來的故事。

有個巴黎人因瞧不起巴黎的醜陋,選擇留在家裡閱讀。他讀了狄更斯,突然有個衝動想到倫敦旅行。19世紀的旅者出門需要打包很多東西,收拾好再到英語書店買了倫敦旅遊手冊,並到附近英國人光顧的酒吧感受氣息。受閱讀的感染之下,他對倫敦的想像天馬行空,但是前往倫敦的火車即將抵達,當倫敦將成為現實時,他猶豫不決,最后決定不上火車,從此不再離開巴黎。

這名浪漫的旅者知道想像的局限,所以在面對現實與美好想像之間,他選擇了后者。但是如今不少旅客不但不能接受現實,連基本的想像也被封閉的保守扭曲了。

徐霞客已是往事如煙,如今大部分旅客旅遊只為滿足炫耀及購物的慾望。到外國要吃中餐,就無需離開家。若一個國家的民情文化沒有夜生活這回事,為了阿諛旅客而滿城夜店,不但破壞了原有平靜,也改變了一個地方的本質。

斯里蘭卡或許沒有蒂芙尼(Tiffany&Co),但斯里蘭卡的古跡與美麗環境是多少蒂芙尼也換不來的。斯里蘭卡的古跡景點入門票不菲,旅館也不便宜,是旅遊收入來源之一,未必需要再一個蒂芙尼。

與其讓一個國家去將就旅客,旅者的健康心態才重要。直到你懂得以開放的態度尊敬及欣賞其他文化,才配稱自己為旅者。

(本文刊登于22/8/2015《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