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游说团体

以色列游说团体AIPAC(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和其他游说集团,如枪械、环保游说团体,没两样。但是,它影响美国的外交决策,却举足轻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针对以巴衝突,从过去希拉里克林顿的立场及变化,可看出端倪。曾经,希拉里是建立巴勒斯坦的支持者。她于1998年表態支持建立巴勒斯坦,给巴勒斯坦人民一个健全的国家机制,將是中东国家的福祉。这头话才说完,白宫那头就发话,此乃第一夫人的个人意愿,与克林顿政府无关,清楚地撇开关係。

岂知希拉里冥顽不灵,1999年会见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的夫人苏哈时,居然不知避讳,左拥右亲。这两起事件,引起以色列游说团体的极度不满。

但常言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希拉里后来参选议员,立即来个大转弯,表態支持以色列。以色列游说团体只看利益,不记旧怨。希拉里也因此获得亲以色列组织雄厚的资助。

AIPAC掌握著政客的命运。它有能力影响各来源的政治献金,以奖励支持以色列议程的议员,並惩罚异议者。

AIPAC跟进美国国会投票成绩,发佈给会员,方便会员参考,以便决定支持哪位候选人。凡事表现得对以色列不利的候选人,AIPAC会引导会员把献金投注在候选人对手身上。犹如邓小平话哉,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无论是共和党员或民主党员,只要支持以色列及其议程的,就是好猫,好猫就会有犹太土豪作为靠山。

1990年民主党候选人Harry Lonsdale败选后,如此描述朝拜AIPAC殿堂的经验:「因为外头传我亲以色列,于是AIPAC邀我到总部面谈。他们针对几个重要的课题,「考」我的意见,然后告诉我应该有什么想法,而且在公共场合必须用什么字眼来表达这些想法。会面不久后,我就收到一个美国以色列支持者的名单,表示需要资金时,我可以隨时联络这些人。从佛罗里达到阿拉斯加,我都联络了,他们也捐助了。」

1984年,议员Charles Percy因为不愿签署AIPAC发出的「Letter of 76」,抗议福特总统重新考量美国与中东的外交政策,同时表示阿拉法特比其他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中庸」,Percy的竞选对手而获得AIPAC赞助一百一十万美元,製作「反Percy」的宣传广告。

虽然美国犹太人人口比例仅2.2%,他们却捐出最大量的政治献金。只要是以色列课题,美国议员都一面倒支持,即使心不甘情不愿。(参考资料:John Mearsheimer及Stephen Walt合著的《The Israel Lobby and US Foreign Policy》)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35787:&Itemid=203

(本文刊登于5/9/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