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坝

他们在找头颅了。6个头颅。

而且是12岁以下的头颅。

我一时间转不过来。6个孩子的头颅?要头颅来干嘛?

建水坝要牺牲6个头颅。那天他们用6个山羊的头颅问过了,不许建。所以现在重金求颅,据知每颗20万赏金。

开往奶坝(Empangan Susu)的路上,来自Pantos的原住民朋友如此告知。

彭亨州有两条河,峇登河(Bertam)及德龙河(Telom)。

国能在峇登河上建著发电量372兆瓦的水坝。因此,Kampung Susu已搬迁到重置区,Kampung Tian及Kampung Pinang的重置区仍在建著。

原住民朋友来自Pantos,本来住在Pos Lanai。国能计划在德龙河建发电量172兆瓦的水坝,但村民在未知建坝的情况之下,被游说迁至Pantos。岂知这里没耕地,生计成了问题。

国能也准备在德龙河下游建一个水坝,届时Pos Lenjang也被逼搬迁。

Kampung Susu迁至Kampung Telanok旁。新来的不敢隨意到林里採蔬果吃,也不敢到河里捕鱼,因为那是Kampung Telanok的「地盘」。

说起当时被逼搬迁的情形,有个村民如此形容:

「那天早上,国能和原住民发展局(JAKOA)与村民对话,当时跟来许多警察。我们不愿意搬迁,因为这是我们的习俗地。但是,原住民发展局的代表居然声言,西马哪里有原住民?原住民都在沙巴和砂拉越!」

当天下午在警方的陪同之下,即便百般的不愿,居民搬了。这之前牵涉不少口头上的承诺,如赔偿、耕地及各种建设,但並未一一兑现。

有个老伯说,发展当局告诉他,他们將在劳勿(离开居处2小时车程)给他添6英亩的耕地,还帮他僱员工,他不用劳动,等收钱就是了。

这样的口头承诺,从砂州到西马,已经是老掉牙的点子。

但是原住民住在內陆、在林里、在资讯很难传达的地方,这样的点子还是管用。所以只要有人欲「发展」,就有法子要人签字。

国能代表5月与PosLanai居民对话时表示:「我国不够电用了,如果再不建水坝,城里就时常停电。原住民难道不为国家发展著想吗?」

但是,为了所谓的「发展」,就要原住民牺牲祖传的土地、生活的方式、文化的传承。几乎每个涉及迁移原住民的个案,都证明了新住处不宜居住及找生计,年轻人无法適应而產生社会问题。

最后,所有城市人对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將应验,酗酒啦,懒惰啦,不会用钱啦。然而,有几个人会追溯事情的源头呢?

发展本是文明的行为,但事实並非如此,就如建坝需牺牲6个头颅的邪术,不过是野蛮人的行为。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35406:&Itemid=203

(本文刊登于3/9/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