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界人士


这些年来对于“阿拉”字眼的争议,从坐旋转木马,到看尽世间繁华,究竟哪里是重点,都不重要了。总觉得,宗教就是要有那么一点执着,政治呢,本来就是那么的抵死。争议下去,哪怕是谁比谁爱得多,只要手上握着房子的地契,就是理。

正想换个频道,任何一个都好的时候,恰好遇上鲁米- 13世纪的苏菲派波斯诗人。在今时宗教的氛围下读他的《Everyone Is Welcome to This School》,像观看一部架空的电影,突然出现说服力的环节。我尝试从Nevit Ergin的英译版,译一段中文。

既然这神学院
被赋予永恒,
爱人与被爱的分别
已经是最难的课题。

除了因果和演绎推论
还有其他解决的方式。
但是对执法者、医生、宇宙学家而言,
却难以接受。

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不停地强调差异,
但这只引向死胡同。
然后,他们往清真寺去,
却变得更加困惑。

有限的思想,
但收集却是无止尽的。
让有限的消失于无限吧。

灵魂的苍蝇从此
掉进了漿。
穆斯林、基督徒、犹太教徒、索罗亚斯德教徒:
这里欢迎你们。

据说有一天,鲁米到市集逛逛,突然听见金箔匠打金的声音,金箔匠嘴里念念有词:『真主是阿拉,真主是阿拉。』鲁米听了,心里充满了愉悦,不知不觉地伸展双手,旋转起舞。于是,梅芙莱维教团(Mevlevi Order ) Sama”祭礼与回旋舞就诞生了。

教头的想法与作风前卫,他不“写”诗,反而喜欢在人群中即兴吟几句。幸好他的粉丝积极记载,我们才有福气拜读。“犹豫于两种主张之间令你困惑/ 相对的看法才能把你引向真理/ 看到终点吗/ 当你还在思想的前方/ 你打算浪费多少时间雕文琢字?”鲁米不屑于修饰文辞,却字字珠玑。这就是镜头前掉泪,和真正伤心的分别吧。

苏菲教的鲁米饮酒狂舞,与导师Shams的关係曖昧。这样的剧情在今天有绝对的票房保证,但在13世纪,留在歷史里的,是这么一个思想开放、顛覆正教的狂人。而今天,我们沉醉于他在市集里拋下的片言只语。

译者NevitErgin雄心大志欲翻译鲁米,他徵求土耳其政府的支持,出版了22卷鲁米诗集,但政府拒绝出版最后的第23卷。这一卷收集的诗,都被主流排斥。《Everyone Is Welcome to This School》就是其中一首。

再从世间繁华,回到旋转木马。鲁米的白色裙摆飞扬,愈迴旋愈巨大,它不需要一匹健马,或一双翅膀,就轻易地腾空飞起了。
(本文刊登于1/7/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