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帮我帮该谁埋单

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首相纳吉的至理名言「你帮我,我帮你」。无论你喜欢或唾弃,说的人换著是一名普通商人,你就不会把它放在心上。不但如此,也许你还会添上一句:「做生意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同样的一句话,放在两个不同的状况里,得到的是两种不同的詮释。

回想华人新年寄贺卡的年代,谁寄了贺卡来,我们都会礼貌地回一张,无论对方是泛泛之交或挚友。和同事喝茶,这回他请,下回你埋单,再喝茶时,他主动掏钱包。如果谁在你遇难时携你一把,这个人犯错的时候,即使你不两肋插刀,拔刀相助,至少也默不作声,不会落井下石。

「你帮我,我帮你」在日常生活里,算是一种礼貌,但是在某些状况之下,我们觉得「你帮我,我帮你」很不理性,甚至是愚蠢的行为。比方说,我们常纳闷,为什么一些人不明白「钱照拿,票照投」的道理。对于无法接触非官方资讯的纯朴百姓而言,拿了谁的钱就该投谁,其实与智慧无关,而是一种道德。无可否认,「亏欠」的感觉令人良心不安,除非你已经「世故」。

李映霞坚持以独立人士上阵,受党开除党籍。隨即,行动党雪州社青团团长蔡耀宗就向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投报李映霞涉贪,在任期把5项总额5万4千5百令吉的工程交由助理李玄柏公司承包。

如郭素沁所言:「我们已经给那些以独立人士身份上阵的党员一个回头的机会,像沈同钦已获得保留党籍,但李映霞却不回头。」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表示,提名前两天纪委会已开会议决「冻结」其党籍,但是李映霞20日以独立人士上阵,所以党开除其党籍。

一切分秒不差,涉贪与不涉贪之间,都在于双方是否有那一丝「亏欠」感。一旦互惠的其中一方受益少,或不再受益了,大家的脸色就非常难看。

陈国伟表示,「念在李映霞为党所作的贡献,只是冻结其党籍」。所谓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无奈李映霞不识趣,不諳「你帮我,我帮你」这个潜规则。

但是谁先帮谁,该轮到谁帮谁,也挺伤脑筋的。因为帮来帮去,次序糊涂了。就如李玄柏指蔡耀宗也曾是李映霞的助理,他的公司也获得李映霞的工程印製活动的衣服、海报及布条。为什么他没事就我们有事?

这次究竟该由谁埋单?没有人愿意想起,最好大家忘记。反正国难当头,大家都是理亏的。

(本文刊登于1/5/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