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票

候选人为了彰显亲民的形象,不厌其烦走街串巷与百姓握手。所谓拜票,就是手握得够多,打动的心就肯定不少。

在城市拜票,何其简单。到菜市场或小食中心兜一圈,握握手,说一句安娣辛苦了,叮嚀安哥投我一票,几句套话,就可驱车到下一站。或拜票前,先掛几个布条暖身。 国阵民政党莲花苑候选人刘博文,大搞噱头在布条印上「Hi Pasar,您们好!」。看人家刘博文,先拜「Pasar」再拜人民,諳熟拜拜程序,绝不马虎。

拜票两党碰头更有趣,克兰芝候选人国阵胡伟豪与民联曾福仔,没有像刘博文先拜「Pasar」祈福,结果坏事了,在金宝菜市场碰头,尷尬之下只好一方喊「请支持胡伟豪」,另一边喊「五月五,换政府」,算是为清晨的菜市场增添色彩也挺好。

但是在砂州,要到內陆拜票,是件耗时耗力耗银两的事。

砂州內陆地区交通不便,必须先乘四驱车在伐木的道路上顛簸几个时辰,再乘船只方能进入偏僻的村子。路途坎坷,十分疲惫。

比如,巴南公正党候选人罗兰恩岸这些年来进出巴南多趟,乘船拜访沿河的村子,一趟单是船费汽油费就几千令吉了。而且,所谓內陆的村子,其实就是长屋。一间长屋说不定有几十户人家,有的也仅几户而已。长屋与长屋的距离,其实就是一趟又一趟的船程。

相对之下,去一趟內陆拜票派的银两,都不及长年累月服务人民艰辛。

根据《东方日报》报道,砂大学政治学者法依沙分析,民联可能贏得5至9个国席,当中就包括了巴南一席。法依沙认为,因为水坝及习俗地课题处理不当,国阵可能会失去乌鲁人的选票。

无需用上郑名烈的风水命理学推算,罗兰恩岸不抱佛脚服务村民的努力,本来就是票房保证。但我们需要考量,村民是否已登记为选民,或连基本的身份证都没有,有的选民被编排到哪里投票,他们是否能承担交通费用,投票期间会否出现汽油断货等等「意外」现象,因为这都可能导致努力泡汤。

去年到巴南的时候,村民指著一张烂椅子,说安华就坐在这张椅子上。他们说安华乘船到这里,坐在这张椅子上和他们一同用餐,用他们的餐具,吃他们吃的食物。

谁做了什么,人民记得。做了多少,人民很清楚。保住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人民心里有数。服务胜於拜票,除非意外。

(本文刊登于24/4/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