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Good的「新资本主义」

总所周知,大马公害课题由南至北、从东到西,好像漫天繁星,恆河沙数。

朋友说,大马很毒啊,不止关丹有稀土厂,还有劳勿用山埃冶金的金矿、柔南的石化工业、砂州的巨型水坝、万年烟的炼铝厂、万绕的高压电缆、金马仑的垃圾焚化炉。到底我们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事?

不幸的是,朋友,以上公害清单未必完整。Tasik Chini还有个铁矿,污染了湖水,破坏生態;据说砂州Simalajau的炼铝厂动工了,规模比万年烟的炼铝厂大3倍;砂州的巴贡水坝电力威猛,但是至今仍然找不到买主,奇怪的是Murum水坝在建著,巴南水坝不久也要將开工,计划中砂州將有12个巨型水坝;还有……

把所有大马公害课题拋在人民面前,有些人瞋目切齿、有的则觉得很消极无助、有些选择逃避问题,继续逍遥、有的泼冷水,说没有这些工业,国家哪有发展?怎样晋进升为先进国?

饶文杰话哉:「如果边佳兰不发展,1000年后还是一个渔村。」並对反对RAPID计划的人表示:「事实上,我们日常生活中,高达70%至80%的用品都是石化產品,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有原则的,就应该言行一致,不要用石化產品。」

同样的话,我们也听过千百遍。口口声声反稀土厂,为何还用iPhone?反莱纳斯,就该从杜绝苹果开始!炼铝厂污染?有本事就把你家的铝窗统统拆下来啦!没有铝看你怎么造飞机,去澳洲看宝贝女儿?垃圾焚化炉你也反对?不如把垃圾囤在你家如何?

风凉话固然逆耳,却提出了两个爭议:一,没有了这些工业,我们能活下去吗?二,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有必要吗?

所谓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商业运作必须符合永续发展的条件。这表示,除了追求利润之外,企业也需考量其商业运作对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影响。维珍航空的大老板理查德布兰森在其著作《Screw Business As Usual》这么写道,他用了7年的时间来领悟一个道理:当各种企业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的时候,没有一个企业插手阻止环境的破坏,反之,大家令「downward spiral」下降得更快。我们是问题的根源:我们浪费,我们挥霍,简而言之,我们搞砸了(we screw up)。许多天然资源,如原油、森林和矿物,都一去不回头啊(Once they're gone,they're gone)。

发展就要牺牲?

「嬉皮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认为,资本主义过时了,这是「新资本主义」时代,企业家追求利润的时候,不一定要破坏环境、剥削人权,相反的,他们还能「do good」。企业家利用商业的技能和资源来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发展永续的事业,维护人权、保护环境,並反对一切形式的腐败。

也许理查德布兰森有隱议程,或者这只是他的排场,无可否认的是他设立了The Elders、Carbon War Room、非洲的CDC等机构,是大家公认的「资本慈善家」。毕竟,能说出企业社会责任是「新资本主义」的原则,並身体力行,这一点没有远见的人是做不到的。

马来西亚目前相对立的两大趋势,是「挺」和「反」所谓的公害工业发展。「挺」者多为利益集团、政府和直接或间接受益的人士,当然不排除部分被「洗脑」的人民。「挺」者不视其工业为「公害」,而是有必要的「发展」,能为国家带来福利的「发展」。比方说,RAPID计划能为国家带来经济增长,超越邻国的裕廊工业区;用山埃冶金效率更高;大马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稀土厂,是一种荣誉等等。当然,这里指的「发展」,未必是「人」的发展。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把「发展」定义为:「发展的基本目的,就是创建一种能够使人长期地享受健康和有创造性的生活。」和「发展是人的发展,为了人的发展,由人去从事的发展」。在这样的前提下,大马「挺」公害工业发展的人士,已经劫持「发展」一词,据为己用。

由此可见,马来西亚的经济思想模式以理查德布兰森的標准衡量,已经过时了。马来西亚还停留在「发展就要牺牲」的思维模式,而发展就是工业发展,牺牲就要牺牲农渔业、森林、河流、传统的建筑及歷史古跡,同时剥削了人选择生活方式和环境的权力。

原来,当世界都在拒绝有害工业,走向「新资本主义」的时候,当环境学家兼企业家Paul Hawken十多年前就说过:「The world of business will either be social responsible or there won't be a world for business to be in」,当外国成功的企业家在发展永续的绿色事业的同时,我们还停留在欢迎外国唾弃的工业,无视于民间组织搜集的健康调查数据及空气与水源污染指数,更不把人权的诉求放在眼里。

回到人类消费的最基本问题:「没有了这些工业,我们能活下去吗?」首先,我们未必要淘汰这些工业,但是我们能限制它的数量和规模,达致环境与工业发展的平衡。

若我们学会生活在大自然给予的限制之內,比方说,少建几间稀土厂,iPhone与iPad的价格必然提高,购买的人少了,需求也减少;石化工业规模缩小,减少製造塑料品,瓶装水价格提高,丟弃的塑料瓶子就少很多。

简而言之,生產减少的同时,人类与生俱来的適应能力就会自动调適,减少消费需求量,减少挥霍,减少垃圾,也因此减少辐射废料,学会珍惜拥有的和身边的一切。如此的连带关係將直接与间接地影响自然环境和人类的生活方式,促使人类学习与大自然和平共处。Do good的发展,才是「新资本主义」的价值观,也因此世界才会更好。

(本文刊登于1/10/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