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墙挡车与你何干?


本南人设路障,人墙挡泥车,和我们有什么关係?除了原住民之外,也许98%的马来西亚人民一辈子没见过本南人,97%不知道大马有本南人,96%没有听过「本南人」这个字眼。虽然以上的数据纯属个人猜测,没有根据,但相信若正式统计,差距应该不大,答案很可能是:没有。

那么,本南人为何设路障,我们想不想知道?既然本南人对我们而言,比美国人、法国人、非洲黑人更陌生,反正不关我们的事了,那何必苦苦追问,或隨便问问?所以答案很可能是:不想。

既然没有关係,不想知道,我何必多此一举?浅见以为,我们总是纠缠在表面和我们有直接关係的事情,而忽略了间接和我们有更大关係,甚至影响国家社稷、公家財產与人文发展的课题。

如果我说,今天本南人设路障的行动,为大马社会运动树立了榜样,也许你嗤之以鼻。所以我不想硬销,也不想直销。人在现场,我不感性,只有理性。我只想用面子书最like的方式,和各位share我所知道的和看到的,然后由你自己判断,本南人这次的抗议行动,究竟与你何干。

先说砂州的2020宏愿。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计划之下,砂州至2020年要建12座大坝,生產2万兆瓦的威猛水力发电量。

目前砂州有两座大坝:85年建好的巴当艾水坝,和去年竣工的巴贡水坝。沐若文字工作者八方论见古元佑也说「惜福感恩」(Murum)水坝建了5年,明年竣工。巴南水坝蠢蠢欲动,26个沿河的村子2万个村民彻夜难眠,因为他们的命运就在决策者手上,一声號令,噩梦就成真了。

重置计划惨不忍睹

受沐若水坝影响的9个村子的本南人,其中7个村子將被淹没,而另外不会被淹没的2个村子,也无缘无故被列入搬迁计划里。所以,因大坝而被逼搬迁的人数超过1700人。

有关当局要求村民搬迁到Tegulang和Metalun这两个地点。村民表示,这两个地点已经是油棕园了,要他们如何耕种呢?本南人自古以来以森林为核心,狩猎足以提供他们足够的食物。但是因为各种「发展」导致森林的消失,本南人学习农耕求存。在还未成为精练的农夫前,却因建设大坝而再度陷入困境。试问本南人今后如何生存?

儘管官方说辞漂亮,但现实总在拆下面具以后。借鉴巴贡水坝村民的重置计划,只有一个字眼可以形容,那就是:失败。重置区Sungai Asap的建筑遥看可观,但是弊病丛生。迁居的村民在未获得赔偿的情况之下,还得自掏腰包购买新长屋。村民居住的地方离耕地遥远,自来水很多时候貌似肥皂水,別说饮用,即使用来洗澡都心惊胆跳。14年了,村民依然无法安顿下来。

如今沐若水坝的重置计划显得更儿戏,搬迁首两年每户人家获得850令吉补贴,接下去两年获得500令吉补贴,4年后就是亮灯散场字幕打著The End,本南人请自求多福吧。

且不谈如何自求多福,也不谈赔偿是否合理,我们先来瞭解能否获得赔偿这一点。

80%本南人无身份证

有个村子的村长把一叠村里小孩的出生证明书摊在桌面上,大部分小孩父母的公民地位一栏填上「Belum Ditentukan」。根据沐若水坝开建后,受官方委託而准备的「社会与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指出,80%以上的本南人都没有身份证。许多2009年申请身份证的本南人,至今仍未获得应得的身份。没有身份证,申请赔偿金和重置协议,以及任何涉及政府部门的手续,都变成不可能任务。当然,这也包括我们最关心的选民登记。其实,不止本南人面对申请身份证的问题,其他砂州原住民申请时也受百般刁难。申请了,却无法获得。因此,我们失去了成千上万的选民。

沐若水坝竣工近在眉梢,本南人耐心等待了5年,发现「发展」说好的为本南人带来进步,原来是大漩涡,把本南人吸进水深火热之中。本南人设路障,要求每户人家获得25公顷的耕地,每户50万令吉赔偿金。所谓的一户人口隨便就是40、50人,这25公顷和50万赔偿金供40、50人重新生活,合情合理。

虽然设路障的环境不宜夜宿,但是各村本南人轮流把守关口,连妇女小孩也不例外。放眼满地都是泡麵包装,没有食物和水的时候,他们唯有等待好心人带些救济品给他们。

这不是大集会群眾喊口號,也不是冷气房里的堂皇论述。为了生存这么简单却不易承受的一个理由,他们筑人墙挡泥车,至截稿前已经22天了。

从一个族群的生存权力,到巨型水坝谁来买单,一直到没有身份证牵涉的民主权力问题,原住民的事和你我基本上並非水和油。原住民对我们而言那么的陌生,然而他们爭取的和抗爭的,其实就是我们大家的权力和福利。本南人为了大马无畏无惧螳螂挡车,而我们却冷漠以待,甚至在未瞭解情况之下,断言原住民该死啦,代议士不是你们选的咩云云。

今年4月间发表的拙文〈巴南河的战士〉,我如此描述面对巴南水坝的原住民:

「到了最后一刻,巴南河的战士们请坚守岗位。你们纹风不动,把头一昂,用犀鸟锐利的目光,横眉一剑戳穿贪婪的心,划一道长长的血,于巴南河源远流长。」

是的!如今身在沐若抗爭的本南人,不都是战士的后代吗?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愿意结合两方的力量,共同捍卫我们的土地,及我们的民主权力?这一道长长的血,于你于我皆浓于水。
(本文
刊登于21/10/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忙与闲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

谢家的人